那女子看到许浩出招心中一动,在空中竟然来了个翻滚,强行变招收回了自己踢出的一脚,然后手中软剑加速疾射而出,直奔许浩剑幕而来。

    说是剑其实许浩觉得这剑更像鞭子一点,攻击之时犹如灵蛇吐信,又仿佛藤蔓翻转,缠绕之间充满杀气的朝许浩卷来!

    “砰!”那道青光狠狠的撞在了许浩的剑幕上,发出一声暗响,那女子接住剑忍不住倒退了两步,这也终于给了许浩一点喘息之机!

    他立刻从储物袋中拿出一颗丹药服下,然后挥手间驱散剑幕,那剑幕顿时又变回他手中所使用的一把灵剑!

    本来许浩是准备用那把在剑冢之中带出来的灵剑的,可师尊后来渡劫之后顺手给带走了,所以许浩就用了一把相对普通的灵剑!

    也不知道这剑是什么时候在储物袋里的,反正许浩看到有他就拿来用了,以他现在的修为用太好的武器显然有点不合适!

    不过反观那女子手中的软剑就不错,显然是一把上等的宝物,又快又锋利!

    “你还不错!”那女子冷冷的说道。

    “你也是!”许浩微微一笑回应道。

    “可比武大赛的头名一定是我!”那女子邪魅一笑手中软剑朝许浩脖子缠去!

    “犹未可知呢!”许浩也一笑,手中剑一抖甩出三朵好看的剑花,两人一个诡异,一个迅猛,针尖对麦芒的碰撞了起来。

    两人的身影在场上不断的翻转挪移,数次的碰撞,让台下众人不断发出喝彩之声!

    转眼间许浩和那女子就斗了上百个回合,两人还是处于势均力敌的状态。

    卢萧乐目光闪烁,她感受到那许浩手中的剑已经有些不支了,而她手中的剑则是她师尊费尽辛苦找来的,绝对比许浩手中那把好的多!

    所以只要她的攻击再凌厉一点相信就可以一举击断许浩的剑,从而出其不意的抢占先机,这样的话她的赢面就大了!

    卢萧乐目光一闪,手指一动,那把青色的软剑立刻化作一道青光朝着许浩卷去,看样子和之前的攻击相差无几,但这里面可大不一样!

    其中就暗涵了她的意境——叠!

    许浩看那软剑袭来甩手间准备打飞那剑,可他才一触碰,就感到从那剑上传来了一重又一重的力道和灵力,一道比一道强,尤其是所有的力道叠加起来更是让许浩有点吃不消!

    许浩手中剑一瞬间差点脱手而飞,但在最后他还是收住了,可那剑刃居然开启寸寸断裂,转瞬间就成了一堆碎片!

    许浩一皱眉丢掉手中仅剩的剑柄,这女子的意境竟然这么强,犹如黄河百浪,重重叠叠,一浪更比一浪强,竟是直接将许浩的手中剑震碎了!

    “哼!”那女子发出一声娇哼充满骄傲的看着许浩,手中青色软剑在手中环成了一个圈,十分灵动!

    “我对这比武大赛的头名并没有什么兴趣,可是这次我必须要拿到这个头名,对不住了!”许浩看着那女子一撇嘴说道。

    “切,就你这样?剑都被我打碎了还一副赢定了的样子,我最讨厌你这种身手软弱,只会口花花的人!”那女子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

    “呵,那好吧,那我就得罪了!”许浩看了那女子一眼,心中对她略微升起一点歉然。

    他一拍储物袋拿出了自己的鲲鹏戟对那女子说道:“我只出一戟,若你可以抵挡的住,那我就立刻认输!”许浩语气淡漠。

    已经好久好久没有用鲲鹏戟了,再次握住他还是觉得很舒服,昔日的那种感觉又一次出现。

    九百道法,第一道名为葬界化幕,第二道就是满天英华,虽然现在许浩不用剑了,可他还是可以施展的,因为这些都是道法,不是普通的法术!

    还记得当初李月明就和他说过:“我教你的是道,而不是法,道是法之本源,只要道会了,其他的就都会了!”

    这话许浩一直都还记得,所以现在用他的鲲鹏戟施展起来也没什么不妥的!

    “满天,英华!”只见许浩的戟在空中横劈竖砍,足足攻出了数百招,这些招数都化为虚影一瞬间定格在天空上!

    而最后的一瞬间,这些招数都合在一起化为许浩凌空跃起的一劈!

    而在跃上空中的一瞬,许浩压制了许久的修为也在这一瞬轰然间突破到了神游境,一瞬间许浩的攻击就又凌厉了几分!

    “啊!”那女子面色大变,许浩的这一招已经超越了她能抵挡的最大程度,凌厉的戟风让她皮肤都微微发痛!

    “青语!”那女子无奈之下也只好使出最强的一招,她将手中软剑高高抛起,那软剑一瞬竟变成冲天巨蛇冲着许浩吞噬而来!

    “斩!”许浩大吼一声,大戟斩下,瞬间那女子幻化而出的巨蛇立刻炸裂,那软剑被砸到了地上一副灵气大失的样子,那女子也吐出了一口鲜血!

    许浩立刻快步上前戟尖直指那女子咽喉!

    “你败了!”许浩轻声说道。

    “我技不如人,败就是败了,李小恩,我记住这个名字了,我一定会打败你的!”那女子深深的看了一眼许浩然后跳下了台朝那白须老者李凤臣走去!

    “唉!老二把他们家祖传的九百道法都传给这小子了,李家原来的功夫则是丝毫都没有教,看来他内心还是有着不少隔阂啊!”那白须老者说道。

    “要是我的话,我内心也不舒服,当年那最后一战人家都杀上归海家族山门了,影卫耗费的十不存一,但你却下令归降归海家族,从此成为其附属家族,这让他心中得有多难受啊!”李红尘叹了口气说道。

    “唉,我那也是为了整个家族啊,我们再坚持下去的话,家族的损失一定会比归海家族的更严重!”白须老者说道。

    “相信这么多年他也理解了你了,不然也不能在踏入归墟境之后这么帮咱们,不过你的弟子可是和人家的弟子差上不少啊!”李红尘毫不掩饰的说道。

    “哼,问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一时之强算不了什么,这小子之后没有名师指点修行快不到哪儿去!”白须老者哼了一声说道。

    “师尊,徒儿没用,技不如人!”那女子此刻走到了白须老者面前朝她一拱手满脸沮丧的说道。

    “无妨,他师承咱们李家二祖,不比你的师傅差,所以你不必沮丧,过几年等你再长大一点,为师也带你出去寻找机缘!”白须老者宽慰道。

    “是,师尊!”那女子心中一惊,她这才知道原来这许浩居然是前几天飞升的二祖的徒弟,这就难怪了,对方的一招一式之间都是那么的凌厉,攻防都有序,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许浩把手中鲲鹏戟收了起来,他对着台下众人一拱手,然后那裁判施施然走了上来,又是好一顿掰扯,各种套话连绵不绝,一片又一片!

    此刻,远处的天空忽然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小点,起初看还很远,但再一看时却发现居然已经到了眼前!

    纵然是许浩看到这样场景也不由得有些呆滞,这场景确实是十分宏大!

    那是两条蛟,神武无比,从远处游荡而来,而他们身后还拉着一辆辇,在那车辇后面还跟着数千人,在车旁的站立的八人竟全都是成道境修士,身后数百则全都是化灵境修士,再往后又全都是凝体境大圆满,这就是他们最低的战力。

    就这么一队人马数千人便已然可以挑战中州各大势力了,虽不能战胜,但全身而退还是没问题的!

    以蛟龙拉辇,以成道境修士为车夫,以化灵修士为厮,以凝体大圆满修士为奴,这是何等尊贵的存在?

    看到这幅阵仗众人心中了然,恐怕这就是那传说中李家小姐的夫婿了!

    许浩在台上凝神看去,只见那辇中出来一人,那人一身大红衣袍,丰神如玉,唇红齿白,抬手之间上位者气息显露,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呵呵,二位老祖,田道有理!”那男子掀开车辇的帘子,身旁一化灵修士立刻跑上前去,双膝跪下,双掌撑地!

    那男子踩着那化灵境修士的背部下了车辇!

    在场众人都来自五湖四海,但看到这番场景他们都莫不是心底暗暗骇然,即使是隐世家族恐怕也不能做到这种程度吧?

    许浩暗中用灵识探查,想看看他是什么修为境界,可灵识之力一探到那男子身上却犹如泥牛入海不见踪影!

    那男子仿佛有所察觉,他转头看向许浩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呵呵,田公子来了?我已派人去寻恩静的父亲去了,家族事务繁忙,身为家主的他更是忙的不可开交,所以他要等下才能过来!”那白须老者笑着说道。

    “无妨无妨,李家突然又升为隐世家族,伯父肯定十分繁忙,身为李家的夫婿,只能看着却什么都帮不上,田道真是惭愧!”那男子不愧是大家族子弟,三言两语之间竟将自己的身份又和李家拉近了一大步!

    “田道,谐音天道,此子能驾驭这种名字,命格非同小可啊,就是不知道是何种来头!”台下一老者对身旁的人悄悄说道。

    “传说中咱们中州的隐世家族其实有两种,一种就是以各大二流势力抛头露面然后自身超然世外,而还有一种则从来不显山不露水,但实力却更加强大,传说中那流月商盟就和他们有着千丝百缕的关系!”另一个老者显然知晓不少中州内幕,此刻回答道。

    “真正的隐世家族?”许浩轻声喃喃。




欢迎大家访问:黑奇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hpshu.com/book/92879/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