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去处

小说:苏厨 作者:二子从周 我要报错
    第六百三十八章去处

    第四是伦理学,这是华夏文明的拿手好戏,理学的任务,是要将理学的认识论和伦理联系起来,寻找华夏伦理产生的根脉和发展进程。

    这点也非常重要,首先是拿出立足于农耕的文明,就是华夏伦理产生的原因,进而与如今的其它国家民族找出思想根源上的区别,体现出优越性。

    这是用于以后的思想武器,等到有足够的力量欺负人的时候,这就是一面大旗——救他国人民于水火,救他国人民于粗暴野蛮。

    第五是美学,这是艺术的哲学,也是渗透到宋人骨子里边的东西。

    最顶尖的人物,就是自家人——大侄儿苏轼。

    所以这个任务直接丢给他,这娃一个人在这方面的能力,足以挑战整个世界。

    这个体系,苏油从来没有想过要自己独自来完成,这将是一本煌煌巨着,以后还将由当代的大擘们葱各个分支分列专着,予以阐述,越发展越精深。

    因此虽然体系庞大,字数繁多,但仍然只是一个框架性的东西。

    名字非常简单——《原理》。

    原是动词,探究,推究的意思。

    听闻新党正在组织推出《三经新义》,苏油不禁嗤之以鼻。

    他要做的,是总结归纳,追溯重构华夏人的思想体系,其中也包括王安石,包括吕惠卿,包括王雱。

    这件事情苏油只是给出研究方向,具体由张载亲抓,各有能人负责一个方面,随后的诸学科之间的联动和串接,又落回到苏油和苏小妹,陈昭明身上。

    苏油在朝堂之上,尚不能和新党抗衡,但是在这方面的资源,却能远远甩出王安石几条大街去。

    不是苏油太厉害,而是王安石不珍惜。

    苏油联系的很多人,曾经是王安石的知己好友,师长亲人。

    王安石的体系,是封闭的,独裁的,苏轼就曾经毫不客气地评价——王公之学,非不善也,惜不容人。

    苏油的体系,则是开放的,包容的,其研究成果,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这也是苏油区别于王安石,甚至之前华夏各位学问大家的基本所在。

    说白了,蜀学思想体系里边,就只有一个“情理论”,是他自己的创见,其余都是大家论道的结果。

    不是一个人的独立思想,也就更容易为绝大多数接受。

    这套思想体系,今后会有无数的人来认同它,充实它,完善它。

    如今是中国历史上思想最活跃的第二个时期,从王安石准备打着“一道德”的旗号进行思想钳制起,就注定了他的失败。

    这是主动放弃了知识分子阶层的支持。

    而不管苏油承不承认,想不想改变,“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就是目前大宋的政治基调。

    这个基调王安石不去把握,苏油也就只好捡起来,免得便宜了别人。

    对苏油来说,这同样是一锅夹生饭,尽管有这样那样的光环加身,但是说到底,还是太年轻。

    其实苏油内心里,政治家和思想家,也应该是分开的。

    但是无奈大宋如今就吃这一套,因此苏油只好承担起来,分饰两角,同时疯狂地寻找各方力量的支持。

    好在这些有能力的“各方”,被王安石打压了四五年,无意中驱使着他们向苏油的体系靠拢。

    苏油如今有蜀中的绝对支持,有陕西的政绩打底,有荆湖新地的开拓中与新党的势均力敌。

    还有两浙这个传统同盟地区,和各大煤铁重要产地。

    有皇家理工学院,有慈善基金,有新军火器,至少可以得到宗室的支持,让两宫和皇帝至少做到不偏不倚,两不相帮。

    所以苏油已经不用再藏着掖着了,可以在大宋试着发出自己的声音。

    ……

    汴京,司农寺。

    王安石和吕惠卿在这里商议政务。

    熙州南北关及诸堡砦正在修筑,王韶在进行下一波军事准备;河北大蝗,旱灾已经开始有了苗头。

    新党在把控奏报口径,害怕赵顼得知实情。

    失去赵顼的支持,新法绝对会雨打风吹去。

    苏油曾经警告过新党,别看丰年闹得欢,小心灾后拉清单。如今看来,日子渐渐逼近了。

    而且在这样的节骨眼上,苏油进京!

    吕惠卿拱手道:“相公,苏明润已经到了郑州,不能再犹豫了。”

    王安石有些犹豫:“吉甫,你觉得,太常寺卿,在陛下那里能通过?”

    吕惠卿说道:“苏油可是待罪之身。”

    王安石举手:“此话休提,要没有苏油这个‘待罪’,如今待罪的,就已经是老夫了。”

    吕惠卿叹了一口气:“这样就难了……”

    突然眼睛一亮:“相公,如当年苏轼那般处置如何?”

    王安石只记得私盐案,怒道:“你们想构陷?”

    吕惠卿赶紧摆手:“不是不是,是私盐案之前,陛下有意让苏轼入阁那次。”

    王安石这回终于明白了:“开封府?”

    当年苏轼进京,王安石不愿意让他对皇帝影响太大,于是任命他为开封府推官。

    开封府事务繁多,王安石希望苏轼被大量的实务羁绊,结果苏大嘴能力还行,推官事务难不住他,一样有时间交游文友,大放嘴炮。

    王安石沉吟:“开封府尹啊……”

    开封府尹,担任者不是储君,就是名臣,所谓“掌尹正畿甸之事,以教法导民而劝课之,中都之狱讼皆受而听焉,小事则专决,大事则禀奏。”

    掌管京师民政,司法,捕捉盗贼,赋役,户口等政务,担任过这个职位的大人物,那是太多了。

    寇准,欧阳修,包拯,范仲淹,冯京……

    基本上当过开封府尹的人,在《宋史》上都有一席之地。

    吕惠卿说道:“正是,开封府尹乃二品正衔当任,以苏油之功,升其为龙图阁学士,判开封府,制度上是完全可行的。”

    “开封府事务纷杂繁多,虽能臣亦觉难巨,又和陛下隔着一层,万事绕不过相公去。”

    “如果苏明润顺命,那也有相公的功劳,如果治理得不好,那就直接问责。”

    “还有,京中权贵,骄横跋扈,自打裁减宗室条例施行之后,我们在京师就成了人家的眼中钉。”

    “呵呵呵……苏明润搞什么皇家理工学院,什么岗前培训,什么皇室小学,那个县君古里古怪……”

    王安石立刻制止:“吉甫,华容县君学问精洽,文学之道与大苏仿佛,理数之精与明润比肩,实在是大宋一等一的人才。要不是身为女儿,入阁都是轻而易举,这个就不要说了。”

    吕惠卿拱手道:“是,我的意思是说,恶人都让我们做了,苏明润可是捞足了名声。不如就将他放到开封府,看他还怎么维系与宗室的关系!”

    说完笑道:“相公,知道家父生前最喜欢我们兄弟中哪位?”

    王安石笑了:“那肯定是吉甫你这大才了。”

    吕惠卿笑道:“的确如此,不过却不是因为我的学识才能。”

    王安石讶异:“哦?那是为何?”

    吕惠卿说道:“相公,只因我这儿子离家最远,父母最为关切。其实我兄长和弟弟在身边照料服侍,最是辛苦不过,却因日日得见,反而不如我这不孝子那般让他们惦记。”

    “原来如此……”王安石有些明白过来了:“虽然意料之外,却也情理当中。那我这就上奏陛下。”

    吕惠卿说道:“那就和吕望之的喜报一起奏报上去吧,听闻望之主掌市易务,可是带来了好大的收益!”




欢迎大家访问:黑奇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hpshu.com/book/92814/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