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老丈人设计软件,拍摄广告,何笑这个年后过的也算是充实了。

    而忙活完这一切,日子已经走到了三月份,正是春暖花开、万物复苏,荷尔蒙躁动的季节。

    不知道多少青年男女们怀着骚动的心,出来寻找甜甜的恋爱。

    何笑在彻底搞定了岳父后,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来工作室上班打卡的第一天,走路都带风。

    将车在门口停稳,何笑忽然看见身边有一台陌生路虎车,眉头不由一皱。

    因为这车是横着停的,直接占了两个车位!

    要知道,工作室原本就是一个废弃仓库改装的,根本没有停车场,这些停车位是把仓库前面的一块空地腾了出来,张永康他们自己画的,数量有限,所以平时大家来上班,停车的时候都是规规矩矩,就连何笑这个老总都不敢说自己一个人横跨俩车位。

    可眼巴前这台路虎,却是肆无忌惮的横停在这里,没有丝毫素质,何笑能不皱眉吗?

    迈步走进工作室,何笑直接奔着接待前台去了,“门口那路虎谁的?是来咱们工作室的吗?”

    “何总早上好,这台路虎是刚才一位姓王的先生停的。”前台美女回答道。

    “姓王?丫干嘛的?”

    “听那意思,好像是要找咱们谈商务合作。”

    “现在在哪呢?”

    “在二楼的休息室,于总正跟他谈着呢。”

    何笑一听是来谈合作的,便点了点头,直接奔着二楼去了。

    艺人工作室本质上也就是开店做生意的,平时会接到很多的商演通告,不过这种直接上门来谈的倒是少见。

    这孙子一上来就占两车位,素质可见一斑,何笑还没跟他见面,好感就已经减去了一大半。

    来到二楼的休息大厅,何笑果然看见一个陌生男子坐在沙发上,拽的二五八万似的,瞧着二郎腿喝茶,身边还跟着个约莫三十出头的妖艳贱货。

    于啸正板着一张脸跟他介绍何笑的商演价格,不过从眼神中不难看出来,于啸对他的印象也不咋地。

    “王先生,是这样的,我们只接大型商业演出,不接受个人私演的。”

    “你少他娘的扯淡,不就是钱不够吗?我妈就想听何笑唱歌,你给开个价!”

    何笑赶到近前的时候,于啸正跟这姓王的孙子吵的热火朝天,那姓王的嗓门也大,说话还带脏字,这让何笑对他的印象更差了。

    “怎么回事?”

    站在两人中间,何笑先是向于啸询问道,结果于啸还没说话,那男人先站了起来,扯着嗓门道:“那个啥,你就是何笑吧?我以前老在电视上看你,真人可比电视瘦啊!另外不是我说你,你得得管你手底下这人,一点不会变通,我给钱还不要,什么玩意儿啊?干脆开除得了!”

    “这位先生,请你说话注意态度!”于啸脸彻底沉了下去,要不是怕传出影响不好,他都想要动手了。

    何笑当然不能帮外人,掷地有声道:“王先生是吧?首先声明,我这里是艺人工作室,不是什么活儿都接的三流表演团,我想在你进来的时候,于总已经向你详细介绍过了我们的业务范围,还有,于总并不是我下属,我们是合作关系,请注意你的言辞!”

    当年在乐嘉的时候,于啸没少照顾何笑,也今天,也该轮到何笑为他出头了。

    那姓王的被说的一愣一愣的,似乎有点不可思议,嗓门又拉高了几分,道:“哎我去,你不就一个戏子吗?你狂什么啊你?给钱就能演的东西,还在这儿跟我摆上谱了,我就问你,我出一千万,你演不演!”

    “一千万?”

    何笑像是听到了天大般的笑话一样看着他,随即眼中露出一抹不加掩饰的嘲讽。

    说实话,以何笑现在的咖位,一千万真不够看!

    这个价码请一年前的他商演还凑合,但现在,至少得再翻一倍。

    “于哥,这人说要花一千万请我?我是不是听错了?”何笑见那孙子看到自己嘲讽的眼神后脸色僵住,又忍不住补了一刀。

    于啸这人也坏,立马接话道:“嗨,丫就一刚拆迁的暴发户,气质这块还没跟上去呢,眼界也差点,你理解理解。”

    “不是我说你俩在这埋汰谁呢?以为我没钱呢?多少你开个价,我就不信这世上还有人拿钱砸不动!”

    姓王的急了,其实于啸没说错,他确实是拆迁户,还是最顶级的那种,直接给赔了六个亿,而像他这种穷了半辈子,突然暴富之人,最怕的就是被人瞧不起,脑子一热,什么话都能说出来。

    何笑摇摇头,干脆不理这人了,没法沟通,交给于啸对付后,自己则走到一张办公桌上拿起份文件翻看了起来。

    这些文件都是最近一段时间跟工作室预约的商演活动,于啸没有擅自接,整理好了让何笑自己挑选。

    燕京盛海国际新楼盘开业演出,报价:一千八百万!

    鹏城碧水天商业广场开业演出,报价:两千万!

    杭城腾龙互联网有限公司新品发布会,报价:三千三百万!

    一篇篇的扫下来,几乎都是有实力的大型企业发来的邀约,价格就没有低于一千万的。

    所以真不是何笑瞧不起这姓王的暴发户,拿出一千万,就想让一线歌星去给他表演,关键还不是什么大型商务演出,而是去他老家给他母亲过生日,这算什么事儿啊?真拿艺人当大白菜啊?太不尊重人了也!

    再加上这姓王的孙子之前一系列的态度,让何笑对他印象差到了极点。

    正打算把文件收进柜子里去,忽然他看到了最后一页,有一个两万的字样。

    两万?

    何笑一愣,以为自己看错了,他翻开仔细一看后,发现还真是两万。

    上面的备注是:待议的商演邀约,报价:两万元整。

    嗯?

    这是怎么回事?

    何笑看了一眼正在那耍无赖不肯走的“王先生”,道:“于哥,别管他了,一会儿保安上来就给他轰走了,倒是这个两万的商演是怎么回事啊?”

    “哎哎哎,谁让你叫保安的啊?怎么就保安了啊?你说清楚啊……”

    那姓王的一听保安要上来当时就慌了,但悲催的是何笑跟于啸两人谁都没搭理他,完全无视了,互相交换文件看了一眼后,于啸解释道:

    “这个啊,是前几天一个杭城女孩发来的邮件,说她喜欢的男孩得了绝症,生平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听一场你的演唱会,那女孩的全部积蓄就这么多了,我看着挺揪心的,就给你放文件里了,诺,这有邮件的全文,你自己看看吧。”

    于啸说着又调出了女孩发的邮件,何笑仔细读了一遍,不由有些动容。

    这女孩喜欢男生十年了,两人从小青梅竹马,男孩对她也有意思,大学时分别去了两个不同的城市,但彼此都为对方抵住了外来的诱惑,直到上个月的时候,男孩突然查出胃癌晚期,而当时女孩要考研,男孩怕她分心,就一直瞒着,最后被女孩发现了蛛丝马迹,瞬间崩溃,放弃了准备三年的考研,连夜坐车赶到男孩所在的城市。

    得知看一场何笑的演唱会,是男生最后的心愿后,女孩瞒着男生发来了这封邮件,那两万块钱,则是她大学四年打工省下来的全部积蓄。

    饶是何笑,在看完全部内容后也沉默了片刻,忽然感到有些揪心。

    虽然她只拿出了两万元,跟那些名企们的报价不值一提,但整封邮件却是用词最规整,条理最清晰的,由此可以看出女孩是个文学素养极高的人,相比之下,像眼前这令人不耻的王先生,简直连十分之一都不如。

    “联系一下这女孩,这场商演我接了!”

    何笑最近没什么太忙的工作,而且他不缺钱,这些商演其实接与不接都是无所谓的,全看他心情,挑一些感兴趣的就好,而现在,这封邮件显然让他非常有兴趣。

    “哈哈,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去。”于啸听到这话并不意外,他能留下这封邮件,就是看准了何笑不是那种薄情的人。

    说实话,现在这个时代太浮躁了,感情变得廉价,这个男孩能遇到如此深爱他的女生,是他一生的幸运。

    于啸当初在看到邮件的时候,内心被深深动容,铁汉亦有柔情处,所以他没有删除掉邮寄,而是保留了下来。

    另一边,听到两人对话的王先生整个人都懵了,不可置信的喊道:“我靠!你有病吧?老子给你一千万你不演,那丫头出两万你屁颠屁颠的上门?”

    “咦?王先生?你怎么还没走啊?送客!”何笑像是才看到这姓王的,一副后知后觉的表情,把对方气的够呛。

    “王哥,你不是说随随便便就能请来一线明星给我妈祝寿吗?怎么还不如那出两万块钱的穷鬼说话好使啊?”这时,一直跟在王先生身边浓妆艳抹的女人开口了,也多亏她说话,她要是不说话,何笑还以为这是个摆件呢。

    “好了好了宝贝,我肯定说到做到,木马!”那满脸硅胶的女人一开口,王先生态度就变了,心疼的安抚了一顿后,冲着何笑道:“我说,你开门做生意,总不能有钱不赚吧?我再给你加五百万!能不能演?”

    “呵,你也就这B样了。”何笑干脆懒得搭理这种人。

    而就在这姓王的还想耍无赖的时候,因为路上堵车姗姗来迟的石大锤终于到了工作室,一听说楼上有人闹事,顿时一脸怒气的冲了上来,再说那王哥一看石大锤的体型后,当时就蔫了,搂着女人一言不发的往外走,跑的比兔子还快。

    “tui!孬种!”

    石大锤看他那副灰溜溜模样,还十分适宜的补了一刀,这才走到何笑面前抱歉道:“不好意思啊何老师,路上堵车了,没想到今天会有人来闹事。”

    “没事,大锤,你收拾收拾,过两天跟我出一趟门。”何笑摇摇头,示意无所谓。

    石大锤则是答应道:“好嘞,咱去哪啊?我让圆圆订机票。”

    何笑望着那封邮件,半响后抿了抿嘴。

    “咱们,去杭城!”




欢迎大家访问:黑奇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hpshu.com/book/92737/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