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面船头,只是一眼,湖天美景之中一眼就能看见那个一身玄衣身影。

    沈小夏转身就逃了,连给自己犹豫的时间都没有。

    听到后面的喊声,沈小夏反而逃的更快。

    刚刚其实就是那一眼,就已经打消了她心中归来之后的不安和顾虑,可是她还是不敢直接就面对古月清,两年的时间,她直接带了一个孩子回来,他会怎么想?

    古月清抱着诺诺,踏过一个个船头,直接追了上去,惊起了一片呼声。

    直到追到义善候府游船前面,却停止了。

    被惊扰的人们都站在船头张望,这个扬花节还真是一波三折,看的众人莫名奇妙又有点眼花缭乱。

    “这不是古将军吗?他怎么抱着个孩子?”

    “他站在我们的船上是什么意思?”

    “他这看的是义善候府的游船吧?果然安乐王府和义善候府的关系不一般啊!”

    四周的八卦声都入不了古月清的耳朵,他像是被人点了定身术,抱着诺诺站在别人的船头,望着义善候府的游船,心中五味陈杂,更多的是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的欣喜。

    “诺诺,你娘亲叫什么名字?”

    诺诺刚刚被漂亮的叔叔抱着飞,咯咯笑个不停,正高兴呢,问什么自然就会答什么。

    “娘亲就叫娘亲。”

    他还这样小,不知道也算正常,胡清安慰自己。怨不得第一眼看见诺诺的时候,他就有一种熟悉的亲密的感觉,原来这个孩子是自己的儿子。

    找父亲?原来那个父亲就是自己啊!

    “你来这里住在谁家?”

    “我住在外公和外婆家啊?外公和外婆可喜欢我了。”

    古月清揉了揉诺诺的小脑袋,望向已经远去的义善候府的游船。

    “我知道你为什么叫诺诺了,原来她始终都没有忘记对我的承诺。”

    这边一阵慌乱,躲起来有些心虚沈小冬和不明所以的古月离站在自己的船头,傻眼的看着古月清又在一阵阵惊呼声中抱着诺诺,飞过了一个又一个的船头,回来了。

    “他简直比我还张扬,今天的风头全被他一个人抢了。”

    古月离一撇嘴,转头看着面上掩饰不住笑的沈小冬,一把搂过他的肩膀,问道:“说说,你在计划着什么?笑的这么的猥琐。”

    沈小冬故作神秘的大笑。

    “很快你就知道了。”

    这时古月清抱着诺诺也踏上了船头,直接吩咐船夫掉头靠岸。

    “大哥,咱们这就回去了?扬花节还没结束吧?”

    古月清根本就懒得给古月离一个眼神,抱着诺诺站在船头,等着游船靠岸。

    古月离一撇嘴,他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却想不明白。

    这边最先靠岸离开的是义善候府的游船,紧接着安乐王府的游船也靠了岸。

    所有人都看得不明所以,但是很快不少人都没了游湖的兴致,都想回去打听一下,今天到底这是出了什么事。

    沈小夏内心坎坷的回了义善候府之后,就坐在紫竹居中等着古月清来,想着应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可是一直等到天黑,也没有见到她等待的人,却得知沈小冬抱着诺诺回来了。

    沈小冬的情绪也不高,游湖时一个探花郎掉进了湖里,害的他担心够呛,倒也给了他一个灵感。然后就有了丢西瓜的事,但是最后的结果却让他有点摸不到头脑。

    二姐和古大哥见面了吗?为什么大家都没什么反应啊!

    此时的古府却不想沈小冬想象的那样平静,什么反应都没有。

    安乐王的书房中,这是还是第一次被古月清光临。

    “准备聘礼,明日去义善候府提亲。”

    由于好奇也跟着进来的古月离惊得瞪大了眼睛,手中的扇子差点就丢了。

    “你……你不会又看上了义善候府的姑娘吧?难道是小秋?虽然小秋那丫头长的也不错的,但是……”

    被古月清瞪了一眼,古月离未说出口的话憋了回去。

    但是你可是和人家二姐之间不清不楚了,闹的全世界都知道。

    安乐王坐在椅子上,气的直拍桌子。

    “不行,以后少和义善候府来往,上京城那么多贵女,难道就义善候府家的姑娘好?”

    古月离跟着点点头,先看上了人家的姐姐,现在又看上了人家的妹妹,义善候要是知道肯定把他们打出去。如今义善候府背后靠着的大山,谁也得罪不起啊!

    “难道你不要孙子了?”

    “什么孙子?”安乐王一听孙子,顿时口气就软了。

    “诺诺。”古月清面无表情的回道,只是诺诺两个字,念的轻轻的。

    “诺诺?”

    “诺诺?”

    安乐王和古月离同时一声惊呼,然后满脸求知欲的看着古月清。

    “他是我和沈小夏的孩子。”

    “啊?沈小夏没死?回来了?”这是古月离的惊呼。

    两年的时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找沈小夏,但是她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杳无音信,其实很多人的心里都认为沈小夏已经不在人世了。

    “啊?那还等什么?赶紧准备聘礼,明天天一亮就赶紧送去义善候府。”安乐王反应过来,大声疾呼。

    他就看那个叫诺诺的孩子招惹疼,长的那么漂亮的孩子果然是他们古家的重。

    等着一下午加上一晚上的沈小春,肚子里已经开始憋着一股怨气了,直到天微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直到太阳越过了屋脊,义善候府守门的小斯才拖着扫把走出大门,打扫大门前的灰尘。

    不远处传来一片鼓乐之声,越来越近,小斯伸着脖子观望了两眼,还默默的念叨着。

    “这是谁家办喜事?这么早就吹吹打打的?”

    大门口他还没有打扫好,就见抬着一台台挂着红绸的大红箱子,一眼都望不到头的长长队伍,却是向自己这边而来。

    义善候府正门口的大街上除了他们侯府没别的什么人家啊?小斯想到这里,拎着扫着往府里跑去。

    听到了外面鼓乐之声的义善候先是不在意,当一个小斯,拎着扫把,跑进来汇报后,他明白了什么。撸着刚刚蓄起来的胡子的点点头,口中一直念叨着好。

    何氏抹了一把眼泪,赶紧张罗起来。

    最后知道的反倒是刚刚睡着的沈小夏,也没有人叫她,等她睡醒了知道的时候,爹娘已经替她接下了聘礼。

    这个消息就像是一股风,以最快的速度吹遍了整个上京城。

    新书《双珠传》求收藏求推荐。

    嚣张跋扈人见人烦的吴家大小姐,瞎了眼睛死了爹之后就变了,比街头瞎眼的神算子算命算的还准,看风水也十分的了得,居然还会抓鬼了?

    原本金朝城中所有人都躲着的吴珠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炙手可热的香饽饽,大家都想和她来个偶遇,就算是不能算算命数,沾沾仙气也好!




欢迎大家访问:黑奇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hpshu.com/book/92572/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