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说吧,我姑奶奶约我吃饭,不是我有事去不了,就是她有事放我鸽子,我们两个注定见不到了。”

    玖雅就近把女生放到了街口的警亭,跟赶来的古诺抱怨着。

    “我也真服你了,街口都没出去就撞上了个人,用不用送医院?”古诺打开手机灯,走过来伸手翻着女生的眼皮,用强光照射。

    “死狐狸,我还没撞死她呢,你是准备宣告她死亡了吗?”

    玖雅刚帮女生包扎好身上的擦伤,正处理衣服上的血迹,看到古诺如此对她,伸手抢过了古诺的手机。

    “这活的挺好啊,为什么就昏迷了呢?你撞她哪里了?”古诺看女生的眼睛对强光有反应,疑惑的问玖雅。

    “我就把她撞地上了,她是看到自己的血,晕血昏迷的,和我没关系。”

    “那你不跑还把她扛民警亭里来,是多有钱不怕被她讹诈啊?”

    “她又不是老太太,还能碰瓷啊。”玖雅委屈的打量女生,感觉她的穿着挺淳朴的也不像坏人。

    “坏人会把自己是坏人写脸上吗?我就不信会有这么巧的事!她肯定是装的,咱们趁田焕竹在巡街,现在走还来得及。”

    古诺拉着玖雅就要走,为的是让这女生自己起来露出马脚;但两个人都走到民警亭外面来了,女生还没要醒的意思。

    “邪门了吧,晕血这种万里挑一的设定,还能让你碰上了,难不成你和你姑奶奶注定了不能坐下来好好聊聊?”

    古诺探头向警亭内看去,女生确实是真晕了。

    “看什么看,我自己撞的,光明正大的进去等她醒了道歉就好。”玖雅一把拉开古诺,自己又走回警亭,坐在一旁。

    “我替你看着,大不了等她醒了帮你赔点钱,你快去吧,明明很期待见面却要弄的这么别扭。”

    古诺拉着玖雅胳膊送到门口,直接把她推了出去,好巧不巧撞到了要进门的鹿昭身上。

    “你没事吧?”鹿昭扶稳玖雅关心的询问。

    “没事,我撞了个人,晕血,一会醒了你把我联系方式给她就行。”玖雅低着头别扭的说着话,推开鹿昭骑着古诺的电三轮要走。

    本来昏迷的女生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我的包呢?”

    玖雅听到动静赶紧跑回来,发现女生背着包却还在到处找包。

    “我就说是碰瓷吧,那么大个包不沉吗,还装。”古诺提醒玖雅快走,以免被讹诈。

    “你的包在你背上背着呢。”玖雅指指女生的身后。

    “哦,谢谢了,还真是我的包,我叫姜妙,有遗传病习惯性晕血。”女生一点也不矫情,找到了包就热情的拍着玖雅肩膀打招呼。

    “晕血还有习惯性的?”玖雅疑惑的看着古诺,古诺也摇头,他也没听过这病。

    “呵呵……好巧啊,我也姓姜,姜玖雅。”玖雅尴尬的笑笑,向一边靠靠避开姜妙的手,她手劲太大自己这肩膀都快被拍断了。

    “缘分啊,那咱们日后江湖再见!我有事先走了。”姜妙刚说完,背着包就向警亭外面跑。

    “嘭!”的一声,姜妙整个人撞在了三轮车的货箱上,又把额头磕破了。

    “真神人啊!鹿昭你可作证啊,不是我家快递车先动的手。”古诺拉着鹿昭到门口,让他作证。

    “看到了,你们可以走了,我给她登记,看年纪不大,可能是离家出走的走失人口。”

    鹿昭走过去伸手扶姜妙起来,姜妙一边感谢鹿昭一边跟鹿昭打听民俗街在哪里。

    “这就是民俗街。”鹿昭指指街口的路标牌。

    “忘忧客栈怎么走?”

    “这里没有忘忧客栈,街中间有个好运来客栈。”

    “没有吗?”姜妙有些失落的低下头,玖雅想上前问问姜妙找忘忧客栈干什么,却被古诺拉住。

    “别过去,她要有名片会找到你家的,看她这样像个麻烦,咱们悄悄溜走。”古诺拉着玖雅向电三轮车旁靠过去,鹿昭也拉着姜妙往警亭领。

    “z市还有别的民俗街吗?”姜妙突然满血复活,主动拉起鹿昭的手摇晃着问,特别像小孩子在撒娇。

    “没有,仅此一条。”鹿昭抽出手拒绝和姜妙有任何接触。

    “那你认识孟浮尘吗?”姜妙不放弃继续追问。

    “他是你什么人?”玖雅听到了,抢先一步询问。

    “他是我男人!”姜妙自豪的说着。

    鹿昭古诺玖雅全僵在原地,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姜妙,姜妙被盯的不好意思了,伸手摸摸脸,有些黏糊糊的,看看掌心。

    “血!”姜妙两眼翻白又晕了过去。

    “她说她的男人是浮尘?”玖雅看姜妙又躺地上,开口问古诺。

    “她是说她的男人是浮尘吧?”古诺也跟做梦一样,怀疑自己听错了看向鹿昭。

    鹿昭点头确定“她确实是说浮尘是她男人。”

    “古诺,现在几点了?”玖雅突然转移话题问时间。

    “十点半,怎么了?”

    “我要带她去见浮尘!”

    玖雅冲进警亭拿医药箱,帮姜妙包扎好伤口,和古诺一起连包带她一并塞进送货箱,准备向酒店出发。

    “你们这样不合规矩吧,她万一憋死在里面……”鹿昭有些不放心想要阻止。

    “送货车厢三百六十度立体通风,憋死谁也憋不死她!不然你上来一起,和我去见证浮尘掉马时刻?”古诺热情的邀请,鹿昭略迟疑还就骑着电动车跟去了。

    “你为什么要邀请他一起?”玖雅一边埋怨着古诺,一边不时回头看鹿昭,幻想着已经把他甩开了。

    “那天晚上你和他之间,该不会发生了一点不可描述的事情吧。”

    “胡扯,怎么可能!”

    “那你不敢看他,他呢,就一副欲言又止想对你说话,又不敢的样子,我这是在帮你创造机会解决问题。”

    “怎么帮?”

    “你欠他一个娃娃,还了就两清了,把话说绝点,用不用我帮你问问我的前女友后援团?”

    “死狐狸,我跟他明明没有开始过,被你这么一说,感觉好像我们两个要分手一样。”

    “分手怎么了?分手之后还能体面的做朋友。”

    “闭嘴!咱们现在的矛头应该对准浮尘!他有了一个活的女朋友!你就别再给鹿昭加戏了,他是觉得冤枉我了不好意思见我,想道歉。”

    “呦,你还说你们没什么,你还挺懂他的嘛。”古诺嘲笑着玖雅。

    “能说浮尘吗?”

    “能啊,这就不是带未来的弟妹去见他吗?说好一起单身狗,他却偷偷喂了狗,还有你已经被狗惦记上了!”

    “古诺!你故意的是吧!再提这事,我把你喂了前任!”

    玖雅彻底生气了,猛的一晃车把,三轮车失控把鹿昭别倒了。


欢迎大家访问:黑奇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hpshu.com/book/92545/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