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的不知道,就算你们杀了我们我们还是不知道,等等,别…”

    随着哗啦啦几声水响声,吊在半空的那五个遁地者牙齿正不停地打着颤,他们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桶了。

    现在天气说热不热,说冷不冷,但是被刚刚从深井里打出来的水招呼,而且还不止一次,让他们非常的难受。

    那几个红袍门徒泼完水之后,提着空桶往外去了,不用说,又是去打水去了。

    温晴还有叶沉老何等人围坐在面前,一言不发的看着那几个遁地者。

    老何好奇道,“你说他们脚一着地就能逃跑?”

    温晴道,“可不是吗?逃跑大师啊这几个人。”

    老何道,“我不是很相信啊。”

    温晴道,“我们几个亲眼所见,还能骗你不成?真的脚不能着地,着地就跑了。”

    老何惊叹道,“真的很神奇啊。”

    温晴摇了摇头,笑道,“还好吧,胡里花哨,不过有时候确实好用。”

    那几个遁地者冻得瑟瑟发抖,时不时还有两阵穿堂风,更加的冷。

    “温晴,这就是你们审问人的方式?能不能换种方式?很难受啊,而且,你们问的那些事,我们真的不知道。”

    说话的人是个精壮的汉子,应该就是这些人的头头。

    温晴应道,“就是让你们难受,不然设宴用好酒好肉招待你们吗?你脑子长到哪里去了?”

    那人道,“你要问的那些,我们真的不知道啊,能不能问些我们知道的?”

    温晴道,“我问你的那些就是我想要知道的,我不想知道的,我也没兴趣知道,没兴趣听你说,你爱说不说吧,反正我打算每天就这么吊着你们。”

    “温晴,你真狠毒。”

    温晴哼了一声,“我狠毒?你们追我们的人的时候就不狠毒了?”

    不一会,那几个红袍门徒又提了几桶水回来。

    那几人绝望道,“还来?”

    几桶水又照着他们身上泼去。

    温晴道,“什么叫还来?这才刚刚开始,你们以为我们惩罚你们的手段就是用冷水泼你们吗?这哪有这么好的事,我只是单纯的觉得你们身上实在是太脏太臭了,有必要给你们洗一洗,不过别误会,我不是为你们着想,而是为我们自己着想,你们熏到我们了。”

    温晴冲那几个红袍门徒使了个眼色,道,“现在开始,打热水回来,越烫越好,给他们好好消消毒。”

    那几个红袍门徒领命而去。

    叶沉还有莫海兴奋的站起来,道,“晴姐,惩罚他们的事,我觉得完全可以交给我们。”

    温晴笑道,“你们行不行啊?”

    叶沉使劲的拍着心口道。“必须行的啊,你好好看看就行了。”

    那几个遁地者一听温晴一会还要用热水来泼他们,早就吓得魂飞魄散,再听到莫海还有叶沉打算对他们下手,直接又清醒了过来。

    虽然他们不了解这两个人,但是一看他们就不是什么正经人,要是落到他们手上,不用想都知道了什么结果了。

    他们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温晴对他们道,“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不然你们相信我,落到我这两个兄弟手上,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精壮的那个遁地者几乎要哭了,“我们真的不知道单狮打算什么时候行动啊,我们只按照他的吩咐去路口堵你们,跟你们猜想的一模一样,拦得了就拦,拦不了那就跑。”

    “真的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行动。”

    “真的不知道,这都属于机密的事,怎么会告诉我们?”

    叶沉一脸兴奋道,“行了,温姑娘,他们不知道就不要再问了,逼急了他们就瞎编,没什么用啊这是。”

    莫海摸着下巴,一副苦思的样子,道,“小叶子,你看,他们不是会遁地吗?我们去找一条大铁链,链子的一段让铁匠打一个项圈,在他们的脖子上,你说这样子把他们放开,他们钻到地底下面去,我们还能不能将他拉回来?”

    叶沉想了想,道,“唉,你还真被说,你这个方法真的不错,我觉得可以啊,除非他们不要命了,不过这样恐怕不大好吧?你是不是把他们当成你家的阿财了?真的好过分,你怎么能这样?”

    莫海似乎觉得这样也不大好,又道,“你看看这样子好不好?我知道有一种渔民,养了一种叫鱼鹰的生物,就好像老鹰一样,那种鱼鹰非常的擅长抓鱼,是一种抓鱼高手,一天可以抓几百斤鱼,但是他们也吃鱼,渔民们为了防止他们偷鱼吃,就用一根绳子绑住他们的脖子,这样他们就算把鱼吃进去,也会卡在喉咙里。”

    “渔民将鱼鹰拉起来之后,直接一拍他们后脑勺,他们就吐出来了。”

    叶沉瞪大了眼睛,道,“有这么神奇的生物?”

    莫海道,“你这就孤陋寡闻了吧,我就见过,一只鱼鹰可以养活一大家人呢!”

    叶沉羡慕道,“好厉害啊,我也想要这样一只鱼鹰,去哪里可以买得到?”

    莫海摇了摇头道,“这种生物可不是那么好养的,我问过那些渔民,养这种生物啊,非常的难养。”

    叶沉不相信道,“难养?有什么好难养的?”

    莫海道,“这你就不知道了,鱼鹰从小就是吃鱼肉的。”

    “鱼肉而已嘛?能吃多少?”

    “这不是吃多吃少的问题,问题是它吃不吃的问题。”

    “你刚刚不是说了吗?它是吃鱼肉的。”

    “是啊,没错啊,但是它要吃人嚼过的生鱼肉,必须是你亲自嚼碎的才吃。”

    “不是吧?难道剁碎的也不吃?”

    “不吃,就要吃你嘴里的。”

    “这这这…它能分辨得出是不是你嚼的吗?”

    “那当然,不然你觉得你为什么会不知道这种生物?还不是因为少,为什么少?就是因为难养啊。”

    “有道理。”

    “我当时一直想养一只,但是听说它们的饮食习惯之后,我就放弃了。”

    “是我我也养不了。”

    莫海将视线放到那几个遁地者身上,道,“不如,我们把他们当做鱼鹰吧,让他们下河里去给我们抓鱼。”

    叶沉惊呆了,“你这什么逻辑?这也行?”

    莫海认真道,“怎么不行?他们能在地底下憋那么久,在水里也一样的,我们像渔民一样,用铁链绑住他们的脖子,这样子他们抓到鱼如果偷吃的话,就会被卡住。”

    叶沉道,“我觉得,就算不绑他们的脖子,他们抓到也不会吃的…”

    莫海道,“不绑可不行,那他们岂不是会逃走了,你看看他们几个,一个个贼眉鼠脸的,你还指望他们跑了能叫的回来?”

    叶沉咽了咽口水,道,“我怎么感觉他们现在又变成了你家阿财?”

    莫海摇了摇头,道,“跟我家阿财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我家的阿财出门了会自己回来,而且我也叫的回来,他们?叫不回来的。”

    叶沉道,“那他们充其量也算是不听话的阿财。”

    莫海点了点头,道,“那也算是吧。”

    旋即莫海又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叶沉懵道,“什么觉得怎么样?”

    莫海不满道,“我的天啊,你究竟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叶沉慌忙解释道,“有啊!当然有,我只是有时候会分神。”

    莫海“哦”了一声,“就是我想把他们当成鱼鹰的事。”

    叶沉诧道,“什么?你要养他们?”

    莫海嫌弃道,“我才不养他们,他们要自己抓鱼来养活自己。”

    叶沉点了点头道,“我看行,你这个想法不错。”

    “不过。”

    叶沉表达了自己的疑惑,道,“他们会抓鱼吗?”

    莫海再看向那几个遁地者,大声道,“喂,你们几个会抓鱼吗?”

    那几人将头摇的像拨浪鼓,眼里均透出一股惊恐的神色。

    莫海转过头来,道,“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个问题,不会就学啊,对吧。”

    叶沉道,“有道理,那你再问问他们会不会游水?”

    莫海再问那几个遁地者。

    这一次,他们纷纷大声嚷叫道,“不会,我们不会水性,我们怕水之类的话。”

    莫海转回头来,张了张嘴,还没开口。

    叶沉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说的是这也不是个问题是吧?不会可以学是吗?”

    莫海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是想问你,你会游水吗?”

    叶沉脸色一变,道,“莫海,你到底想说什么?你想把我当鱼鹰?”

    莫海大笑道,“哈哈哈,你这个大脑是什么做的?想什么呢?我是想问你你会不会游水,会的话教教他们。”

    叶沉如释负重道,“这个没问题,不过我觉得你还得在找一个抓鱼大师。”

    莫海诧异道,“为什么?我为什么要找一个抓鱼大师?”

    叶沉双手一摊,“教他们抓鱼啊?有什么问题?”

    在身后坐的几个人几乎石化了。

    老何好不容易才挤出几个字,颤抖着问道,“温晴,这两个真的是你的朋友?”

    温晴整个人觉得头都大了,她尴尬道,“不熟,不熟,对吧,小云。”

    楚云倒是听得兴致勃勃的,他饶有兴趣道,“我觉得他们挺好玩的。”

    老何还有温晴同时看向楚云。

    温晴深呼吸了一口气,转向老何道,“何老爷子,其实,我跟他们都不熟的…”


欢迎大家访问:黑奇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hpshu.com/book/92510/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