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咱爹回来了。”

    哼!

    “不是急得等你爹回来啊?”

    哼!

    关平安狠狠的一口咬在苞米棒子上……突然一怔,她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看着手上的苞米棒子。

    “啊!……”

    “咋啦,咋啦?”刚要出去的叶秀荷被闺女的惨叫声吓得一个转身,差点扭到脖子,却也笑喷了。

    “娘~~”关平安皱吧着小脸,哀怨地看着还在乐个不停的叶秀荷,“我门牙掉了,可咋整啊~”

    瞅见了啊~

    苞米棒子上面可不就卡住一颗小米牙,哟,还带着血呢。叶秀荷连忙捧着闺女脑袋,“别动,给娘瞅瞅。”

    关平安抬起头,泪眼婆娑的扁着嘴,轻轻点了点头。

    “哈哈……没事儿,是换牙了。前几天不是就说上门牙松了,咋还啃嫩苞米啊?你爹还正好赶上了呢。”

    “赶上啥?”

    关有寿人还没进屋,声音先响起。

    “闺女上门牙掉了。”

    “我就说我闺女咋没跑出来迎接呢。”关有寿掀开了门帘,乐呵呵地进入,随手放下手上行李,脱去身上大衣和帽子,“是不是很疼?媳妇,快去倒点温水先让孩子涑口,等会儿再笑。”

    说着,关有寿揉了揉闺女小脑袋笑道:“没事的啊,每个人都会换牙的,过几天就长出来了。”

    “儿子呢?”

    “去喊小北回来。”关有寿抱过闺女放在腿上,“乖啊,别用舌头舔。咋这么不小心?这一口咬下去得有多疼。”

    “……”

    “换牙好,说明你比你哥长得快对不?”

    “……”

    “还怪爹回来晚了呢?”

    关有寿接过媳妇手上的碗,朝她微微摇头,“担心爹了啦?可谁让雪下得实在大,省站都两天没发车。”

    叶秀荷无语地斜了他一眼,“那你咋回来的?”

    “又发车了啊。哎哟,可要差点冻死我了,在外面吃又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往后就是倒贴我钱,我都不出门。”

    “遭罪了。你等着,我这就给你上吃的。”

    关有寿连连点头,再看着怀里闺女担忧地眼神,他差点笑出声,“幸好爹有听你的在练武,不然可真够呛。”

    关平安终于涑口完毕,抬头可见张开的嘴里,上面正中的一颗小米牙现在已经变成黑黑的一块小洞。

    这一下子,关有寿都能瞧得见在那个洞两旁的牙齿上还留有淡粉色的血水痕迹,不由地蹙了蹙眉。

    关平安连忙捂嘴,含含糊糊道,“爹爹,你再不回家,我娘都快要哭了。往后你不能再一个人出门了,有也要带上我。”

    对!

    这才是重点!

    “不走了,再也不走了。”关有寿说完连忙转移闺女注意力,抱起她拿着那颗小米牙就往外走。

    “快套上大衣。”

    “不用,马上回来。”

    并拢着双脚的关平安看着她爹的神操作,好想摸了摸还有些刺痛的牙床,真没想到会遇到如此尴尬的事情。

    日子过得实在太舒心,她差点忘记了自己既然处于年幼的身体状况,还能好好享受童年,就要挨换牙之痛。

    关天佑刚刚跑去喊齐景年,兴许是关有寿的归来,让他高兴地就连平日里的稳重都少了许多。

    抓着齐景年的手,他们几乎是跑着进来。见他爹手指着门槛好像让妹妹扔什么东西,一双乌溜溜的眼睛闪闪发亮。

    “爹,你们在干啥?”

    见状,关平安吓得更是不敢张开嘴。哪怕她觉着自己还小,可也不能破罐子破摔不顾及形象不是。

    关有寿瞥了眼闺女,一脸笑意地朝他们俩人微微摇头,“快进屋。袋子里有给你们的礼物,去瞅瞅喜不喜欢。”

    被关有寿抱起就走的关平安扭头一瞧后面的俩人,对上似笑非笑的齐景年下意识地捂了捂有些漏风的嘴。

    不对!

    怕啥!

    她可是见过坏小子换牙的,谁笑话谁呀,就你抿嘴一句话都不敢说。就是这会儿,你不是还有牙齿还没换好?

    关天佑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齐景年的动作,他略带兴奋喊道:“我也有门牙松了好几天了,看来也要掉了。”

    “……”

    关天佑柔声安慰道,“没事儿的,你想说就说,想笑就笑。不管是谁,都要换牙啊,这又不丢人。”

    “那个马五丫就掉了牙还没长出来;还有那个梁志红,说话都漏风了,她们就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

    “不要!掉了大门牙,好丑的。屯子里的老奶奶们没了牙,好难看的。”

    无论天佑他们俩人怎么哄,关平安就是捂着小嘴,坚决不把手放下。可问题是,你能支持得住?

    “咱江湖儿女讲究的就是实力对不?”关天佑调侃地笑着,“放心,没人敢笑话你,人人怕了你的小拳头。”

    “哥哥,我很斯文的。”

    “对,我妹妹可乖巧了。”关天佑随口就来,“这是两码事懂不?老人掉牙是长不了,咱们还能长。”

    “来来来,我给你拔牙。”

    “顺其自然,顺其自然哈。”

    关有寿闻言放怀里的闺女下了地,拍了下儿子脑袋,“别逗你妹妹啊,逗哭了,小心你娘等会儿揍你。”

    齐景年瞥了眼皱吧着小脸的关平安,岔开了话题,“叔,田大爷还没回来,他老丈人老俩口倒是昨天就到了。”

    也就是说,田胜利还在他后面未归?

    至于人家几时出发?

    不用猜,一定是和他前后脚。

    关有寿听出了齐景年的言外之意,接过他的帽子,“是嘛。媳妇,给老人家送东西过去了没?”

    拎着盖帘儿从东屋出来的叶秀荷点了点头,“有。给了二十个粘豆包,还有一坛子酸菜。老人家还怪客气的,直说我手巧儿。”

    关有寿很是赞赏地笑了笑。

    给其他的都不合适,酸菜么,在他这旮沓地儿可是好东西,尤其是他家这一对娘俩的手艺。

    不是他吹的,就他家那位老太太自从他媳妇进门开始,哪一年不是让孩子她娘亲自捯饬各种酸菜?

    而他的闺女更是心灵手巧,短短的功夫就学了她娘一手好厨艺,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欢迎大家访问:黑奇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hpshu.com/book/92347/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