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晚看着陆战北笑了:“嗯,我明白,我饿了,咱们吃海鲜去?品宴楼咱们大吃一顿?”

    “你还知道品宴楼?看来也没光寻亲,还寻了好吃的,走吧。”陆战北拉着林晓晚站起来。

    两人打了出租车去了品宴楼,这个还真不是听说的,前世林晓晚来过,所以随口说出来的。

    到了地方,两人点了一桌子海鲜,今个就是要大吃一顿,因为也算是找到了林晓晚想要的答案。

    陆战北一直给林晓晚扒虾,剥蟹壳:“这东西不能多吃,寒凉容易肚子疼。”

    林晓晚吃了一块蟹黄:“放肆一天,其实我想开了,毕竟生活轨迹一直错了,所以我以后也不会太去在意他们。”

    陆战北看着林晓晚摇摇头:“话虽如此,但是穆家确认了身份可能不想认你么?”

    林晓晚叹了口气:“其实我挺喜欢穆老的,也挺喜欢有个大哥的,父母,说实话,我真的觉得父母只有临溪村的我爹娘,这些人,不过就是我想要的一个答案。”

    陆战北好半天才说话:“晓晚,你要有心理准备,以后或许有很多你想不到的事情,但是你放心,什么都有我在你身边。”

    林晓晚看着陆战北,心里就踏实了:“嗯,我知道,放心吧,我会把自己的精力放在学习生意还有咱们重要的亲人身上,其余的,我会尽可能的不让他们占据我太多的时间和精力。”

    “嗯,晓晚,开学之后你就不能每天跟我在一起了,我想你怎么办?”

    “周末你就回来了,距离产生美。”

    “我不要距离,我喜欢每天都能看见你。”

    “大学的课程没那么紧,到时候我闲了就回去,并且还有寒暑假呢。”

    “晓晚,我总觉得咱们好像认识很多年了,那种熟悉的感觉,你说是不是咱们天注定的缘分?”

    这个问题吧林晓晚问的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嗯,我们就是有缘分,注定在一起。”

    这顿饭吃的很撑,烦恼或许因为吃的开心也少了不少,吃完饭,两人去了火车站,也该回去了,明天陆战北就上班了。

    买了卧铺,上车时候都下午三点了,要半夜才能到原县。

    当然,这个时候的穆心爱还不知道这些,她这两天去同学家玩了,她的家庭条件好,平时又装的很懂事,在老师还是家长的眼里都是好孩子,跟同学相处的也好,因为她喜欢帮助人,经常给家里困难的同学买东西,反正她的零花钱多。

    贾长发虽然接到穆心爱电话,其实也没多担心,咳嗦感冒的,根本不是什么毛病,何况人家条件好着呢,自己之所以那么说,也就是为了让穆心爱跟穆家人生分,心里想着他们这些亲生的。

    所以王艳芝回来之后,贾长发也忘了说这事了,根本也没太当回事了。

    穆振夫到了原县之后,直接利用关系找到了县医院的院长,然后查了当年妻子生子时候的医院记录,确实是如林晓晚所说的,另一个生孩子的女人叫王艳芝。

    他又动用关系,直接找到了贾家的住址和电话,但是没有直接去,因为怕贾长发认识自己,毕竟如果林晓晚说的是真的,那他们可能见过自己的照片。

    他又找了个公用电话亭,找了个电话给贾家打了过去。

    接电话的事贾大宝,穆振夫听见是孩子声音,说找他爸爸,这样一会说打错了也没什么破绽。

    贾大宝听说找爸爸,就喊了贾长发过来接电话。

    贾长发拿起电话:“喂,哪位?”

    这个声音和之前林晓晚打电话时候一模一样,他心里更是觉得林晓晚说的是真的了。

    他道:“在家呢,吃晚饭没?”这就是随便的唠家常。

    贾长发虽然没听出来是谁,但是这语气是熟人,也没多想:“吃完了,你是谁我怎么没听出来呢?”

    “我,你车间的老王,没听出来么?”穆振夫想听见贾长发说白天电话里问穆心爱那句,你声音怎么不对呢。

    果然,贾长发道:“老王,你这声音怎么不对呢?”

    这一句话,更让穆振夫知道,林晓晚说的都是事实,为了不引起贾长发的怀疑,他又道:“老张?你咋听不出我的声音了?”

    贾长发想了想:“你是不是打错了?我姓贾不姓张。”

    穆振夫赶紧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打错了。”然后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之后,他在道边坐下点了一支烟,心里乱成一锅粥了,因为现在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是自己也有这种预感了。

    此时已经黑天了,穆振夫也没办法再继续查下去,先去了宾馆,坐在宾馆里自己拿着纸笔写着所有的怀疑,一切都更倾向于林晓晚所说。

    林晓晚和陆战北本业才回家了,好在是夏天,也不冷,洗漱之后,两人也就睡了,因为太晚了,明天陆战北还上班呢。

    第二天早上,林晓晚醒的时候,陆战北已经去上班了,早饭放在桌上了,还有陆战北留的纸条。

    这几天林晓晚真的太累了,所以这一觉睡得也是够久的,上午她也没出去,就想好好的在家休息休息。

    此时的穆振夫已经在贾家大门的墙边看着贾家人一个个出去了,看到了他们家的人,他真的觉得,穆心爱跟他们家人长得太像了。

    等着贾长发他们走了,穆振夫就在这附近打听起来贾家的事。

    对于贾家给出去孩子的事,邻居不少知道的,因为林晓晚以前总是来,站在大门口哭,这事也不是秘密。

    穆振夫越是调查,心里越是清晰了,当他用了好吃的,哄着贾大宝说了他所知道一切,穆振夫确定了林晓晚说的一切。

    此时的穆振夫已经有答案了,自己怎么都没想到,穆心爱已经知道这件事快三年了,她一直骗着所有人,

    而就是这三年,自己的亲生闺女差点被换彩礼嫁给一个老鳏夫,他的手有些颤抖了。

    那边贾大宝还在拽着穆振夫要他给自己买更多好吃的,穆振夫此时哪还有闲心听贾大宝闹,直接打算开车准备去临溪村。




欢迎大家访问:黑奇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hpshu.com/book/92307/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