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海洋听着路雅这样的话语,绝对是不可能让她好过的。

    “你是无所谓……可是……你的孩子呢,路雅,你以为现在你还有纪泽扬给你撑腰是么?”

    “徐海洋,你给我闭嘴!”路雅愤然的挣扎,可就是无法挣脱开徐海洋的紧箍。

    “好吧,让我闭嘴也可以,你过来求我,让我闭上……”

    即刻,徐海洋已经是凑近了路雅,他一副来势汹汹要征服路雅的态度。

    “去死吧你。”路雅已经是早有防备,高跟鞋狠狠地踩上了徐海洋的脚背。

    顿时间,徐海洋的脚背处传来尖锐的疼痛,他条件反射的放开了路雅,路雅趁此机会是立马逃得远远地,“我警告你,你少惹我,不然,我会和你拼到底,到时候,你就很难看了。”

    徐海洋一脸的愤怒,盯着路雅远去的背影,她坚决又强悍,看起来整个人就是如此的刚强。

    徐海洋虽然生气,但是心下又不得不承认自己对路雅的喜欢,当初在路雅的身边做实习医生时,不就是喜欢着路雅这一股悍然又坚强的劲儿吗?

    那时候,虽然喜欢她,但却只能是远远地看着路雅,这会儿功夫,徐海洋是势必趁势要得到她。

    路雅其实在这医院待得诚惶诚恐,不仅仅是要受到徐海洋的威胁和胁迫,头顶上还顶着院长给的压力。

    院长同样是来找茬,“路雅,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丁胜这边你为什么不给他治疗,不给他用药,你别给我装清高,你现在是试用期,叫你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是用药清单,你看着办。”

    院长吼声如雷,对待路雅的态度是格外的火大,怒气冲冲的离开。

    路雅一时间是身心疲惫的为难,一边是顶着上司的压力,一边是不能昧着良心让人去做这样完全无望的治疗,甚至是对身体产生影响的治疗。

    这个时候,徐海洋在角落里看着路雅和院长之间的火光四溅,明摆着路雅俨然是走入了绝境,她肯定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唐思筠得知路雅被院长训斥的消息,便也是匆匆来安慰路雅。

    “怎样,又挨批了啊,我们院长最近简直是疯了,为了提高医院的利润收益,竟然让我们医生总是给病患大量使用进口昂贵药剂,他这是怎么了啊。”

    唐思筠很不满院长最近的行为,仿佛院长是为了业绩,为了医院的绩效,疯狂的捞钱。

    路雅满脸的愁容,一时间犯愁了,“思筠,我的回来是不是错了?我现在双面夹击了,不管是院长的要求,还是徐海洋的恶心,我都不可能达到他们的标准。”

    唐思筠一听到徐海洋这个家伙,便是立马火大了,“徐海洋这个混账东西又轻薄你了是吧,混蛋,我去揍他一顿,不然,他还真是把自己当回事了。”

    唐思筠知道徐海洋这个家伙真是够让人厌恶的,怒气冲冲的要去找徐海洋麻烦,“算了,我自己可以应付的,让你插手这件事情反倒会让他更加的生气。”

    “他生什么气啊,一个农村来的流氓,你以前在他实习的时候对他多好,忘恩负义,不知感恩的家伙。”

    唐思筠气愤不已,但又介于路雅不让他去找徐海洋的茬,也只能忍耐着。

    路雅陷入了困境里,烦乱得很。

    尤其对于丁胜这件事情,她更加的为难,“不说了,丁胜预约的时间到了,我先试图跟他去谈谈。”

    “雅雅,其实你别浪费时间了,丁胜那个人很固执,你又不是和他谈一次两次了,他要是能听从你的建议,怎么可能还会闹到这一步。”

    唐思筠和路雅是相同的职业,怎么可能会不清楚有些病患是格外的难伺候,怎样都是无法沟通的。

    路雅顿了顿,“我还是再努力一次吧。”

    唐思筠只能随路雅去处理了。

    丁胜是医院的贵宾患者,贵宾室门口,路雅迟迟地有些不敢进去,恍若是不知该如何想办法说服他。

    可是,就在路雅伫立在门口一会后,徐海洋大快步而来,他的神色看起来不太好,凝重又严肃。

    路雅回头见到徐海洋的时候,很条件反射的避开他。

    可是,徐海洋却是快她一步,快速的握牢了她的手。

    路雅急速的反抗,“徐海洋,你又想做什么?”

    “你说我想做什么!”徐海洋冷岑的开口,口气相当的严肃,尤其对上路雅的眸子里,冷肃又逼人的气息深深的笼罩在路雅的头顶。

    路雅呼吸有些不顺畅了,恍若倍感徐海洋简直就是对她阴魂不散的紧缠了。

    就在路雅心下颤抖的时候,徐海洋忽然间从她的手中将治疗清单夺了过来,“我来跟他谈,这件事情交给我。”

    路雅顿时间脑海中宛若是一片空白,怔怔的看着他。

    随即,徐海洋已经进去了贵宾室。

    路雅反应过来的时候,贵宾室的房门已经紧闭上了。

    徐海洋忽然间这样的行为,令路雅心底是忐忑不安,甚至不确定徐海洋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他是不是想要将整件事情弄得更加糟糕?

    一时间路雅是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和慌乱里,她不敢去敲门,不敢轻举妄动,路雅只能在贵宾室门口徘徊不定,焦灼不已。

    许久后,徐海洋从贵宾室里出来,身后跟着丁胜。

    丁胜是弯腰鞠躬,连连道谢,“徐主任,谢谢你,我和我老婆以后不会苦恼这件事情了,感谢你的点拨,下次再见了。”

    “不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回去好好想想我的建议吧。”徐海洋面容上露出丝丝缕缕和善的笑容。

    丁胜的目光在落向路雅身上的时候,明显没了以前那样的敌意和怒意,在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之后,丁胜是匆匆离开了。

    路雅是不解的看向丁胜离开的背影,恍若是隐约能感觉到丁胜的释怀。

    徐海洋随即将有关于丁胜的相关病历资料交给她,“以后,他不会来医院烦着你了。”

    他分明就是表示这件事情已经办妥了。

    路雅缓缓地接过徐海洋手中的病历,不确定徐海洋到底有何用意,“你……你为什么要帮我?”

    他的目的是什么?


欢迎大家访问:黑奇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hpshu.com/book/92283/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