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长,此番通过阴煞石审核的参赛者名额已经出来了。”

  正在这时,木归快步的行了进来。

  其他堂主也纷纷的围了过来。

  云锦绣看着那厚厚的一摞名单,开口道:“共有多少人?”

  木归道:“共有五万八千四百一十人,还有一些没有赶到的,但那也只有几十人而已,怕是赶不及了。”

  云锦绣微一点头,“明日午时三刻,蛮荒空间才会开启,这一段时间,可以在等等。”

  木归应声道:“是。”

  云锦绣顿了一下道:“孔雀家的那个小丫头来了没有?”

  木归一顿道:“那孩子来了的,但阴煞之气太重,就被淘汰了。”

  云锦绣一愣,“阴煞气太重?”

  木归点头,“我也找人验过她的体质,并非纯阴体质,恐怕……孔雀白族还会来找会长。”

  云锦绣心里有些意外。

  那个白新月,其实天赋极好,也是因之前跟懿儿的关系,她自然多留意了些,这次仙武大赛,正常情况下,是很有希望进入前五十的。

  木归的话音还未落,小施便跑了进来,“会长,孔雀白族的人来了。”

  云锦绣微一点头道:“让他们去偏殿等着吧。”

  不必说,也知道是来干什么来的。

  云锦绣看向白瑜道:“尊老,我过去应付一下。”

  白瑜摸了把胡子,“还是我去吧,这种拂面子的事,总不能让你这会长亲自出面。”

  云锦绣笑道:“那小丫头,年龄小小,却有这么大的煞气,多半是被阴煞给侵蚀了,我对阴灵的气息极为熟悉,感知一下便知道了。”

  白瑜道:“也好。”

  云锦绣将名单交给木归道:“这些名单整理出来,大家也开始准备蛮荒空间开启后的海选吧。”

  众人立时应了。

  出了大殿,云锦绣并未直接去偏殿,而是拐到萧如瑟房间,看了看慕容栎,小坐了一会,这才慢悠悠的向偏殿走去。

  她不慌不急,偏殿里等待的人却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白展走来走去,一旁白新月一声不吭的站在一旁,神色紧绷。

  白展道:“你这孩子,就是太大意了,我们孔雀一族,就等着你这次翻身呢,你倒好,第一次筛选都没有通过。”

  白新月冷嘲道:“他们不过是故意的找个由头来让我们孔雀白族难堪罢了。”

  白展怒声道:“你这孩子,怎么就是不懂事呢?名医宗会若是想让我们孔雀白族难堪,你觉得还需要这样大费周折吗?”

  白新月冷声道:“那他们为何不让我通过这阴煞石的审核?说什么我阴煞气太重,还不是因为之前我让那宫懿难堪了?”

  白展刚想反驳,就听微笑的声音传来,“宫懿做为宗会的少主,也是我未来的接班人,还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来跟你过不去。”

  白展一个激灵,立刻便转了身,“云会长!失敬失敬!”

  他连忙上前,就要道歉。

  云锦绣笑了笑道:“白门主不必客套,说一下你们今日来的来意吧。”

  白展面色微有些尴尬,旋即拉了白新月一把,“还不快些跟白会长道歉?”

  白新月不耐道:“要道歉你道歉,不是哪个人都像你一样趋炎附势,卑躬屈膝。”

  白展脸色瞬间变了。

  云锦绣倒是一派的泰然自若。

  这个白新月,戾气大的很。

  难怪会让阴煞石这么大的反应,她非纯阴之体,都有这么大的阴煞气,已经被侵蚀的很厉害了,只可惜她自己还半点都未察觉。白展强忍着怒意,无奈道:“云会长,这孩子不太懂事,你不要同她计较,我此次前来,也只是觉得新月有天赋也有实力,她无比的渴望参加这次的仙武大赛,还请会长能

  够给她一个机会。”

  白展说着,低下头。白新月面色十分难看的看了一眼白展,而后上前道:“云会长,我是很想参加仙武大赛,但如果只是因为什么阴煞之气太多,就这么淘汰了我,我也无话可说,你也无需为

  难什么。”

  云锦绣道:“阴煞石是衡量阴煞之气是否侵蚀人体的主要依据,你煞气这么严重,显然是已经被侵蚀了。”

  白新月脸色变了,“你什么意思?”云锦绣看向白展道:“白门主,我们之所以要用阴煞石来进行筛选,是因为不想让阴灵趁机进入蛮荒空间霍乱,毕竟进去的参赛者都是未来成材的栋梁,任何的损失,我们

  宗会也担待不起,白新月固然优秀,但规矩,却不能坏。”

  云锦绣顿了一下,喝了口茶水,又道:“明日午后三时以前,倘若你们能清除白新月身上的煞气,这蛮荒空间的大门,随时为你们打开。”

  白展目光变了,视线也不由看向白新月,这孩子,竟然被阴煞气侵蚀了……白新月却是急了,“什么煞气侵蚀,根本是胡说八道!云锦绣,你不就是不喜欢我吗?不就是想让我们孔雀白族难堪吗?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清楚,何必七弯八绕的找些借

  口了糊弄我们!”

  白新月话音未落,就听“啪”的一声,一个耳光重重的抽在了她的脸上。

  白新月捂着脸,震惊的抬起头,却见白展怒极的将她盯着,“你一个晚辈,岂能这般语气跟云会长说话!快道歉!”

  白新月面上露出极端委屈的神色,良久微微咬牙,“白展,你就是个懦夫!我恨你!”

  她话音一落,转身就跑了出去。

  白展一顿,却没去追她,只是回身过来,不住的道歉道:“云会长,这孩子无法无天,是我之过,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不要和她计较!”

  云锦绣起身道:“白门主还是好好的去安抚你的女儿吧。”

  她这等身份,还真不是谁想吼便能吼的。

  只是白新月会变成这样,白族内部怕也是出了问题啊。

  白展无奈,转身便走,云锦绣却又道:“白门主,这个你拿去。”

  白展一顿,转身,却见云锦绣给了他一张符纸来。“云会长,这是……”

欢迎大家访问:黑奇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hpshu.com/book/62674/3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