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琰看到那个书架的时候忍不住笑,又觉得在书坊这样的地方不能太张扬放肆,然后就把摆得靠前的几本各样都买了。能摆在靠前,靠人脸近的位置,想必写的不会太差。

     不过现在看着这几本书,她还挺感慨的。

     看看人家这些书本,相互之间也算得手足骨内关系吧?可人家相互之间多和睦啊,也不见它们你咬我一口,我撕你一把,人家这还不是一个爹生的呢。

     自家可好,姐妹们虽然都不是同母,但兄长们确确实实是同一个爹同一个娘亲生的,但现在嘛……兄弟间不说象仇人一样,也差不多了。

     刘琰还真有些想念三哥了。

     三哥虽然以前脾气坏老闯祸,但他性子直,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

     刘琰忽然一转头:“喂?”

     陆轶坐在榻边,手按在她脚踝上。

     “替你揉揉,免得明天腿酸脚软走不了路。”

     刘琰冲他翻个白眼:“我谢谢你啊,用不着劳动你,你叫莲子她们进来帮我揉揉就行。”

     陆轶一笑:“我揉的比她们好。”

     大言不惭。

     不过他揉的确实比桂圆她们好。

     也许是学过武的原因,陆轶在这方面确实有一手。

     刘琰其实也不是排斥他……她就怕陆轶揉着揉着就揉到不应该的地方去了。

     不过既然他这么主动自愿,刘琰也就勉为其难,让他伺候一下了。

     她挺喜欢和陆轶说话的,不管她有多么奇怪冷僻的问题,陆轶差不多都能给她一个让她满意的回答。

     比如刘琰问起刚才桂圆提到的新戏,陆轶知道的比桂圆还多呢。

     “写戏本的人姓吴,举业不成,平时喜欢听戏,自家里还养了个小戏班儿,这新戏就是他写来自娱自乐的,后来被传出来,外头的班子也求了本子去唱,就在京里传开了。”

     “你认得写戏的人?”

     陆轶笑着点头:“见过,不算熟。你想见见吗?”

     刘琰摇头:“不想见。”

     这戏看似有新意,不是那种贞烈节义的一套,一个闺阁女子扮了男装出了家门,象个男子一样与旁人交往,想救下被人污陷而被关进牢狱的哥哥。

     这个开头是很好的,刘琰喜欢。

     包括写到她接了绣球,被迫娶了一个美娇娘刘琰都觉得挺好,挺新鲜有趣儿。

     但接下来就不那么有趣儿了。她娶的“妻子”同情她,愿意帮她隐瞒,还求了自己的兄长帮她。在他的帮助下,她哥哥的冤屈洗刷了,她还顺顺利利的嫁了个好郎君。

     所以一个女子还是没办法靠着自己的本领在这个世道立足,也别想成事,只能看运气,遇到好人,就逢凶化吉了,不但解决了麻烦,还终身有靠,过上了富足的好日子。

     大概写话本、戏本的都是男子,而在大多数男子的眼中,女子不配和他们相提并论,地位功用就和一个有趣的物件儿差不多。

     这种戏刘琰不乐意看,也不想去见写出这种戏的人。

     “……今天冬天可能会更冷一些。”

     刘琰刚才在出神,就听见陆轶说的最后这么一句话。

     “去年冬天就挺冷的,感觉一直在下雪,屋顶上的雪还没化净就又落下新的了。今年还会更冷吗?”

     刘琰不太喜欢冬天,外头太冷,可总待在屋子里也实在太气闷,为着保暖,屋子里总是门窗紧闭,遮挡得很严实,还要生起火盆御寒,这么长日待在屋里,人头晕脑胀的没有一点儿精神。

     “嗯,其实要想好过些也有别的办法,春平一带有温泉,那儿冬天比别的地方暖和,新鲜瓜菜也有,等到时候有空,咱们去那儿住些日子。”

     “春平那边我好象没庄子。”

     陆轶说:“我有。”

     刘琰听他说的轻描淡写的,转头看了他一眼。

     陆轶笑着说:“别看我,我也不是有意瞒着你。那边的庄子不大,就几顷地,盖了个小院子,安置的是以前伺候过我母亲的几户人,到时候咱们去那儿住几天,那里也清静,不过不象这边靠着山,又有河,没什么消遣的去处。”

     刘琰被他按的特别舒坦,昏昏欲睡的,强打着精神问:“咱们明天回京?”

     “你若喜欢,咱们再多住两天。”

     “我倒是无所谓,我又没差事,你的假可到头了,不去上差不行吧?”

     虽然说不差一份俸禄,但是陆轶年纪轻轻的,总不能现在就无事一身闲开始养老吧?

     他也不是能安分踏实下来的人啊。

     “唔,等过了年,我可能会换个差事。”

     刘琰迷迷糊糊的问:“你要升官儿了?”

     “应该会调换个别的地方,品级可能也会升一升。”

     刘琰很想问要调换什么差事,想来以陆轶的本事,应该不会调个坐冷板凳整理旧文书那样的差事。

     这个也不急,反正要到明年,还有几个月呢……

     等刘琰回京,天气就真正冷下来了。西北风一刮就是一夜,早上起来以后院子里、回廊上头都落了许多叶子。

     刘琰捎带了不少从城外带回来的东西,带着人进了宫。

     曹皇后一见她就拉着不松手,仔细打量过才说:“好象瘦了。”

     刘琰笑了:“母后,我没瘦啊。”

     倒是在外头玩了几天,可能晒黑了一点是真的,这个事儿桂圆早上才同她说起,刘琰自己照镜子,倒看不出脸黑了没有。瘦是真的没有,刘琰成亲这些日子吃得东西比前些日子多,她倒觉得好象脸颊上长了些肉似的。

     但曹皇后就是觉得闺女瘦了,吃苦了,赶紧让人端汤羹点心过来,又问刘琰:“天气渐凉了,衣裳可够穿?”

     “够,前天不才让人送了好些衣裳料子给我吗?母后你忘得也太快了。”

     曹皇后当然记得,可她就是不放心闺女。

     刘琰毕竟已经嫁人了,就算进宫勤快,也不可能象以前一样,天天早晚来请安说话。曹皇后特别不习惯,总觉得身边空落落的少了点儿什么,用膳时想让人给她送菜,一早一晚的总担心她衣裳穿的不够暖,怕她贪玩误了就寝的时辰,怕她在公主府憋闷委屈。百镀一下“公主喜嫁”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黑奇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hpshu.com/book/62377/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