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断念好看的眉微微皱了起来。

     百里绯月又道,“总之,让你手下注意着点,我再出去看看。”话落就要开门出去。

     门却被一只手忽然关紧。

     百里绯月转过头,看着已经来到了自己身后的少年。

     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居然要仰望这个弟弟了。

     凌断念垂眸看着她,因为背光的关系,百里绯月也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能看到精致漂亮的下颚曲线。

     “外面这么危险,阿姐你还要出去?”

     百里绯月仰头斜睨了他一眼,“自然。”这不是屁话么,他还不了解她的性子?

     现在这副语气活像多奇怪一样。

     凌断念低头凝视着她,小狐狸般的眼睛此刻仿若被蒙上了茫茫雾气。

     他抓起百里绯月的手,小猫儿般软软声道,“阿姐不去不行吗?”

     百里绯月眉角抽了抽。

     不要说他一个人怕,需要姐姐陪哈。

     不过她现在也不计较他这个时候又来黏糊扮演姐姐弟弟的游戏了,直接把他手拉下来,“不行。”

     灯光晦暗不明,凌断念顿了顿,“那阿姐你别动,我告诉你一件事。”

     百里绯月一边警惕的注意着外面,一边道,“你说。”

     凌断念垂头,越来越靠近她。

     百里绯月以为他要说什么要紧的悄悄话,也没多想,却不料一个带着微微温凉的柔软触感突然一下落在她唇上。

     百里绯月惊愣之下都忘了第一时间反应。

     只感觉到那微凉柔软的唇还在她唇上轻轻摩挲了一下,与此同时还温柔的舔了她一下。

     惊愣过后,百里绯月心火腾的一下直冲脑袋,“凌断念,你找死啊!”

     小屁孩,这真是皮痒了!

     少年未卜先知退开几步,笑得春花秋月般美而无暇,“阿姐,你快走呀,不然,我怕我就不准阿姐出去了。”

     这话什么乱七八糟的!

     百里绯月鬼冒火,但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她要去确定,所以这笔账稍后再来和这个弟弟算。

     百里绯月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飞速出去,身影很快消失在黑暗的院落外。

     出去后百里绯月也没停留。

     这次的目标——凤公子所住的院落!

     凤公子所住的院落和凌断念所住院落是一样的格局,只是在不同的方向。

     因为这客栈只有两个那样金贵的院落,凌断念和凤公子都财大气粗,又不一起住,是以单独要了院子。百里绯月没和凤公子这个病人一起住,也没和自己小狐狸一样的弟弟一起住。

     所以才选了普通女宾上房,和魏璎做了邻居。

     眼下,百里绯月去找凤公子可没像去凌断念那里那样直接闯入。

     而是趁乱隐没在黑暗中,隐藏身形悄悄潜入。

     会不会被发现她不能百分百确定,但能不那么早被发现自然是最好。

     这次还算顺利,百里绯月避开暗中那些眼睛,运用鬼斧神工般的奇异轻功身形鬼魅般靠近院落中那处灯火最明显的上房。

     不得不说,金贵的院子因为种植了很多名贵花植,又有很多假山之类的装饰。倒挺适合藏刺客或者梁上君子之类的……

     百里绯月隐身在那房屋前面那片翠竹林里的假山后,屋子里的动静只要屏气凝神也还是能听清楚的。

     屋子里有两个人的气息。

     其中一个声音正在恭敬回禀,“主上,那两人已死。”百镀一下“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黑奇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hpshu.com/book/62067/1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