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先生,真是幸会啊!”浑厚的男音让贾古城全身不由得一颤,他呆愣地望着眼前玩弄着手中玉扳指的男子。

     “少爷,不知找我来所为何事?有什么可以替少爷效劳的,鄙人愿意肝脑涂地,万死不辞。”贾古城咧出镶嵌的嘴唇,露出那嘴金牙,完全一副奴才样。

     “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不过我养的藏獒饿了,我想让你喂喂他们。”面具下他的黑眸闪着令人琢磨不透的寒光。

     “啊?”几乎是没有搞清状况,贾古城僵硬地直起身子,好像刚才是幻听般,吃惊地张大嘴巴。

     “不要紧张,我知道你为人师表是最‘神圣’,最得到学生‘尊敬’的。”银色面具的男子打了个响指,几个侍者拿着准备好的狗罐头出现在贾古城的面前。

     少爷到底在玩什么?他真的搞不懂,总觉得话里有话,他不敢正视那双眼睛,因为在那双眼眸会让他觉得眼前的男人是地狱里走出来的黑夜的主宰者透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森冷……

     贾古城胆战心惊地看着眼前邪魅的男子,双腿一直都在打颤。突然几名侍者将他按在椅子上,将手中的狗罐头煞有风度地全部倒在贾古城的裤裆上,粘滑的液体让他感到浑身不舒服。当他急欲站起身来时,座椅两边的把手伸出两个环扣将他固定在座椅上,双脚也如法炮制地被铁圈固定住。他此时如砧板上的肉般动弹不得。

     “少爷,你这是什么意思?”贾古城睁大惊恐地眼睛喘着粗气,怯怯地问道,湿滑的肉酱顺着他的大腿缝肆意地蔓延。

     “什么意思?是你的理解力有问题还是我的表达能力有问题?”银色面具男子的眸子冷,冷到彻骨,他的笑邪,邪到阴森。“不是说了让你喂喂我的藏獒吗?它们真的很饿了!这是它们最喜欢吃的奥尔良的狗罐头。”

     他优雅地打了个响指,修长的双腿交叠着,冷森地看着眼前快要吓得尿裤子的贾古城。

     几只龇牙咧嘴的藏獒被从铁笼子中放出来,血盆大口中随着奔跑滴落着口水涎沫,刺耳的狗吠声此起彼伏仿佛要将贾古城的心脏震碎。

     “好好喂它们,这是你应得的。”少爷转过身后不再看身后血腥残暴的一幕。几只饿疯了的藏獒飞奔地冲向白眼圆瞪的贾古城,撕扯声,哀号声响成一片,但是这个房间的隔音效果特别好,仿佛和外面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世界完全隔离。

     “少爷,现在他等于是自宫了,恐怕以后不能人道了。”孤夜在银色面具男子耳边轻声道。

     少爷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淡淡地宣判道:“拖下去,用最顶级的医术把他给我治好,我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的。”

     “是。”孤夜斜眼撇了下已经被折腾的奄奄一息的贾古城,眉头不由得一皱,随即又恢复一贯的冷漠神情。

     “小薰,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贾古城怎么这么久都没有动静啊?”北堂悠将手中的便当递给正在专注画设计图的李紫新神秘地问道。

     “我怎么知道?难道是他良心发现了?”李紫新停下手中的动作,用手托腮道:“不过感觉他不是那种会浪子回头的人啊!”

     “喂喂,大家快点去看啊!听说贾老师蹲着上厕所被学生发现了,听说是被人下了毒手,不能人道了!”一道洪亮的男音响彻整个美术教室,学生们马上像炸开的锅一窝蜂地涌出教室!

     “什么?不能人道?”北堂悠咋呼地跳起来,兴致勃勃地拉着小薰往外跑。

     “你确定没有听错?那个混蛋怎么会被人下了毒手?”小薰拽住悠悠诧异地问道。

     “总之呢,这件事真是大快人心,难道你不会高兴吗?”北堂悠气愤地握起小拳头:“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校园里乌泱乌泱的一大群人围观着一瘸一拐的贾古城,唏嘘嘲笑声不绝于耳,更有男生大声地叫喊:“贾连英,贾连英!”让贾古城脸上气愤成猪肝样,但是这些屈辱都必须如数地往肚子里咽。

     当他更加干瘦晦暗的脸庞抬起接触到眼前李紫新水漾的美眸时,仿佛是看到千年鬼魅般地惊悚,那种阴森的剧痛仿佛传到大脑头皮。一不留神,贾古城跌倒在地上,让众多围观的学生吓得退避三舍,只有李紫新震惊得上前想扶起被折磨的皮包骨头的贾古城。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我再也不敢了!”贾古城脑海中回想着那个银色面具森然的话语:“敢碰我的女人,只有一条路可以走——死!”他挣脱李紫新的搀扶,拔腿奔跑消失在校园的尽头。

     人群中,一道冰冷的眸子戏谑地观看着眼前的闹剧,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然后消无声息地离开人群。

     “真是狗咬吕洞宾!”北堂悠粉酡的小脸冲着贾古城远去的背影做了个嘴脸。

     “不是意外,而是巧合!”李紫新手掌紧紧攥紧又张开,担忧地看着贾古城干瘦的背影柳眉皱成一团。

     那不是害怕,而是恐惧,除非是遭受了什么天大的痛苦,估计这个痛苦相对于肉体上来说更多的是发自心灵的惧怕。

     校园僻静的小凉亭中,

     “啪!”清脆的一声巴掌在四周回荡,李紫新因为愤怒高耸的胸口上下起伏着,她还没有说话就已经动手‘赏’了眼前人一巴掌。

     “呵,挺有长进啊!李紫新,你还会伸出小猫的爪子啊?”林耀秦用拇指抹掉嘴角的血渍,偏过头来正视着那双隐含愠色的水眸。

     “是不是你干的?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是多么过分的事情?”李紫新纤弱的身躯被气得一颤一颤的,她万万没想到眼前的男人这么残忍。

     “没错,是我干的。”林耀秦紧抓住李紫新纤弱的肩膀怒吼道:“我要让你知道,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可以保护你!”

     “保护我?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觉得很有罪恶感?我讨厌这样的你!”李紫新含怒的双眸对上林耀秦同样隐含怒火的星眸。

     “讨厌我?!你就这么抗拒我?你还把我当成该死的‘哥哥’?”林耀秦突然笑得很莫名奇妙,包含着某种酸涩的意味。

     “你放开我,我不会原谅你的!”李紫新挣脱开那个无比温暖的怀抱,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气,然后毫不犹豫地消失在林耀秦的视线中。

     远处,投来一道阴毒的目光,高跟鞋瘆人的声音像泄愤似的愈来愈远。

     午餐时间,当李紫新走近喧闹的餐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像是影片的慢动作定格在她的身上。大家也都有所耳闻,凡是和李紫新扯上关系的人,都会没有好下场。

     她淡定自若地选择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坐下,北堂悠也不知道跑到哪儿疯狂去了,半天也没看到影子。她有气无力地夹起餐盘中的菜刚想放进嘴里时,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啊!”李紫新没有想到滚烫的洋葱浓汤洒在她白皙的手上,胳膊上,可以通过紧贴的校服看清被烫的通红的手臂还有此时已经微肿的双手。

     “你怎么这么笨手笨脚的,刚才把脚伸出来干什么?”曾嘉怡圆瞪着眼睛看着身后毛手毛脚的大胸妹,脸上浮现抱歉的神色,“真的对不起,没关系吧?”淡紫色的眼影下瞄见李紫新紧捂着受伤的双手,一丝得意浮上脸颊。

     “怎么办呢?都弄脏了!”曾嘉怡一副愧疚的表情看着脸色铁青的李紫新,冲着身后的死党大声训斥道:“都是他们太毛躁,没有受什么伤吧?”

     李紫新嫌恶地拍掉曾嘉怡假惺惺擦拭自己衣衫的手,站起身,语气冰冷地回击道:“以后,好好走自己的路吧!”

     每次遇到跟林耀秦相关的事情自己就倒霉,她勉强地扯出个嘲讽的笑容,热气逼人的疼痛感让她紧皱着眉头,但是却一声都不吭!

     “嘉怡,你这招真是高啊!我早就看那个女人不顺眼了。”一个女生眼中闪着嫌恶的目光。

     “真是失误,早知道就往她的脸上泼了,不过这次废掉的是她的那双手也真让人兴奋。”曾嘉怡脸上闪过一丝阴毒的笑意。

     李紫新依靠在凉亭冰冷的柱子上,尽量汲取柱子的冰凉来冷却她此刻灼热的疼痛感,双手像烤熟的面包般开始肿胀着,她微微屈指,尽量不碰触到微肿的手指。头疼又一波接着一波地袭来,让她闭着眼睛假寐着。她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力气都抽干了!

     “李紫新,你这是怎么了?跟我说你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尉迟拓野坐在她的身边,将抽噎的她按放在自己的怀里。

     “我没事,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几滴晶莹的泪珠倔强地夹在她浓密的眼睫毛中不肯落下来。

     “啊!”当尉迟拓野手指碰触到李紫新红肿的双手时,李紫新反射性地大叫着。她痛苦地申吟出声,揉揉疼痛发烫的脑门,但是当碰触到烫伤的伤痕时又瑟缩地收手。

     “你手怎么受伤了,这么严重!”尉迟拓野紧搂着她的肩膀,将她烫伤的手指放在唇边轻轻吹着。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是我不小心。”李紫新抽噎地吸了吸鼻子,捂住手上的伤口不让尉迟拓野看到,但是却让灼热感更加炽热。

     “你不要再逞强了好不好?难道我就不能保护你吗?”尉迟拓野帅气的剑眉纠结在一起,担忧地仿佛下一秒她就要消失一样。

     他完全不顾李紫新的抗议,坚定地说道:“但是,至少让我先帮你把伤口包起来。”

     “真的不用了,我这样真的可以。”李紫新白里透红的粉颜上挂着点点的泪痕,让任何的男人都会徒然生起与生俱来的保护欲。

     保健教室飘着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恬淡的女孩疲惫地坐在床上,默默地盯着帮她细心包扎伤口的男孩,脸颊上还留着几行未干涸的泪痕。

     “我真是服了你了,花心大萝卜,你居然把我的手包得跟粽子一样。”李紫新享受着服务还不忘糗一下眼前满头大汗的尉迟拓野。

     “我才服了你呢,哪有女孩哭得像你那么丑的!”尉迟拓野不满地佯装瞪了下李紫新,仍旧进行着手中的动作:“告诉你我可是第一次给别人包扎,哪有人像你这么傻,居然把手烫成这样。”

     “不过……”他轻搂下李紫新纤细的肩膀,感受那独特的新衣草芳香窜入鼻翼间的幸福,“就是你的这股傻劲,把我迷得一愣一愣的。”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李紫新强装作镇定地回避尉迟拓野灼热赤诚的眼眸,他温情而深沉的凝望让她无所遁形。

     “我知道你和林耀秦的关系,离开他吧,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让我看了好心痛!”尉迟拓野将手搭在她的双肩上微微施力,眼睛里盈逸着闪闪的渴望。

     “尉迟拓野,你不要闹了啦!”李紫新揉着微微作痛的额头,有气无力地抗拒着他的钳制,可是却无法撼动对方分毫。

     “新,你知道我喜欢你!你不能就这么拒绝我。”语毕。

     “你快放开我啦!我要生气啦!拓野!”李紫新意识里忽然一片空白,她只能靠仅凭的力气不断地捶打着尉迟拓野。

     。

     此时一阵绚丽的彩铃声传来,李紫新的手机嗡嗡地乱震,却被尉迟拓野扬手摔在地板上,在最后的一束光亮中一直闪现着三个字“混蛋秦!”突然音乐声戛然而止,手机立刻漆黑一片。

     “尉迟拓野,你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你了,你最好放我回去,我想回家。”李紫新喘着粗气怒视着那双谜样的黑眸,将两手摊放在床上。

     “我才不会放你回到林耀秦的身边。我不管,今天就算用强硬的手段,我也会把你留在我身边!”尉迟拓野好似宣判般说出这番话……

     星辰璀璨夜空。

     早已是傍晚了,林妈妈还不时地冲着门外张望,“小新这丫头怎么还没回家?真叫人担心!”她坐立不安地在屋内踱来踱去。

     “耀秦,难道你没看到小新吗?你是怎么当哥哥的?!”埋怨声响起。

     她到底跑哪里去了?打了一下午的电话都是无人接听,是在赌气还是在逃避他呢?灯光打在他的侧脸勾勒出镌刻一般刚毅僵冷,墨染剑削的浓眉之下一双冷黑的幽孔中喷薄出赤烈的怒火。

     宝石蓝色的FC跑车一路呼啸地停在了林宅的门口,车灯瞬间熄灭,让车内的两个人安静地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尉迟拓野忙不迭地跑出来替李紫新拉车门,却被对方冷脸得挡掉了,她倔强地拢拢身上轻薄的衣衫,不想理睬一旁的尉迟拓野。

     “好啦啦,回去好好休息,明天记得来上课啊!”尉迟拓野为了掩饰俊颜上的尴尬,优雅地将手插在兜里,关切地嘱咐道。百镀一下“情深缘浅:亿万宠妻”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黑奇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hpshu.com/book/61683/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