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时刻,叶凛自然是站在最前面,对着杨璇玑微微的使了一个眼神,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意思就是非常的明确了,那就是要让他们都是先跑路,自己在这里顶着,至于说跑不跑得了,那就是跑了之后再说的事儿了,所以必须要努力这么做。

  若是连尝试都是没有,那么就是没有意义了。

  宁清秋的眼睛里面闪着光,就是在雪山老人步步紧逼的情况下还保持稳定的输出,甚至是越打越流畅,全神贯注专心致志之下竟然是爆发了就算是灵魄境高手都是为之侧目的力量,倒不是单纯的因为这股力量多么的强大,而是在这样的时刻竟然是还可以超常发挥,不得不说真的是天生的战斗型的修士,这样的好苗子,就算是天资不怎么样,那也是人人趋之若鹜的。因为他们的成就,绝对不会比起任何人差。

  世界上所有的天赋,并不都是可以第一眼看出来的。

  雪山老人就是笑道:“这小丫头还真的挺厉害的,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竟然是有着这样的定力……这个丫头,我也要了。”

  既然都是打算收徒弟了,那么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所以就是可以买一送一顺手牵羊。

  而且说的也是实话。

  而且都是明眼人,自然是看得出来那两个小子都是无比的紧张那个漂亮丫头,说实话,要是年轻一点自己看到这样的少女也很难不动心的额,所以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谁都是知道这将会有什么样的走向和结局。

  所以只要是带走宁清秋,那么其他两个就算是再不想来,也是要自动的送上门来,自投罗网有的时候不是因为猎物太蠢,只是因为有着无法拒绝的诱饵。

  雪山老人作为邪修,肯定是不会有着什么卑劣的手段不能使用的想法,对他来说,只要是达成目的那就是足够了,至于说过程,那根本就是不重要好么,要是真的注重所谓的前辈高人的脸面的话,就是不会恬不知耻的留在这里了。

  宁清秋的剑就是没有丝毫的停留的插进魇魔的胸膛,黑臭的血液就是喷薄而出,她立刻闪身避开,不然的话就是会被溅到一身,纤眉微微蹙起,显然是想到那样的场面就是感觉整个人都是不太好。

  嫌弃之意溢于言表。

  魇魔这个时候已经是没有其他的精力就是来怼人了,它的生命力在疯狂的流失,说实话怎么都是没有想到自己预想的到了人类世界大开杀戒的同时就是攀登巅峰的梦想竟然这么快的就是要陨落了,本来以为拥有魇魔王血脉的自己,还拥有了万中无一的灵魂天赋技能的传承,这样的得天独厚的条件,竟然都是遭遇了这样的惨败,难道是魇魔的气运真的不如灵修么?不,只是自己倒霉,技不如人罢了,总有一日,魇魔就是会给世界带来毁灭的灾难,这本就是它们存在的意义。

  破坏和毁灭,就是铭刻在它们的灵魂里面的天职,其实追根溯源,都是不知道它们到底是为什么这么做,也许这就是这个种族诞生的时候就是被赋予的使命?反正魇魔们都是这么认为的,当然,这只是有智慧的高阶魇魔会这么想,其他的可能就是没有了,低阶的魇魔只是战斗的炮灰,它们压根就是不会有逻辑性的去思考任何的问题,所以就是这么沉默着,走向自己的宿命。

  不得不说,这其实是很可悲的,但是当事人自己不觉得话,没有人会为它们惋惜,因为归根到底,它们都是人类的敌人,不可调和的那种。

  庞然大物倒在地上的时候,带出巨大的声响,也溅落了一地的灰尘,雪山老人笑道:“看了这么久的好戏,既然你已经收场了,那么接下来就是该乖乖的跟我走了吧。”

  宁清秋对着邪修三大巨头之一也是凛然不惧,倒不是因为明远的护身符给她这样的底气,更多的,好像是心底深处涌现的宁折不弯的骄傲,剑修,本就是这样的百折不饶,哪里就是能够因为一时的弱小就是卑躬屈膝失去了骨气?那样的话就算是活着,大概日后也是不配继续拿剑了。

  她说:“我觉得高等灵气修炼学院很好,现在的生活也很好,可不想要跟着你去过朝不保夕的苦日子,邪修都是应该被扫进垃圾堆的历史尘埃,你确定要继续在这里宣扬你的不可能被认可的理论和假说?”

  这话一出,雪山老人的脸色都是青了一下。

  要说实力越强地位越高年龄越长的话那就是不会太轻易的就是被惹怒,但是宁清秋就是有着这样的本事,轻而易举的就是可以把人气到跳脚。

  而且这话可谓是一针见血毫不留情的戳穿了雪山老人的高傲,任何人都是无法容忍这样的羞辱和挑衅,何况对方还是灵魄境的前辈高人。

  叶凛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是出剑了,迎接他的就是雪山老人的暴怒。

  “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当真是以为我治不了你们不成!”这个时候就是要好好地教教他们,在这个世界,实力为尊,只要是足够强大,那就是可以为所欲为,而一旦是越过某个不应该越过的界限,那就是要做好被迎头痛击的准备。

  不然还真的以为这个世界是可以任意放肆而不付出代价的,那可对于成长中的年轻人来说不算是好事儿,因为现实会给他们惨痛的磨练,自己就是来做这个人吧。

  不用谢了!

  狂暴的风雪几乎是把这里变成了一个低温地狱,雪花飘飘,就是顷刻间让阳光明媚的地方变成了冰雪世界,雪山老人自然不是浪得虚名,他的成名绝技就是这样的冰雪领域,只要是被他拖进领域的敌人,那就是发挥不出自身的战斗力的一半,可以说就是真正的范围性控制的高手。

  就算是成名已久的高手都是要在这个地方束手束脚难以应付,何况只是几个小菜鸟,唯一厉害的,也就是只有叶凛罢了,但是灵魄境之下的人,对于他们来说,都是蝼蚁,不过是个头大小的区别而已。

欢迎大家访问:黑奇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hpshu.com/book/61460/2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