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元帅苏娜还想再说什么,她往左移了一步,想绕过中年将士,却见另一个高大健壮的将士快步走了过来,如一堵墙般挡在了前方。

  他神情冰冷地看着苏娜,目光中毫不掩饰的嫌恶,粗声道:走吧!

  赫尔辛看气氛不对,连忙赔笑:我们这就走。他又转头对着苏娜道,大公主,我们走吧。他们还是回去和王上商议后再决定下一步吧。

  苏娜心里犹是不甘,但终究是没再说什么,率先从帐子里走了出去,昂首挺胸。

  那中年将士送走两个南怀人走后,帐子里静了下来,几个将士眼神古怪地互相对视着。

  静了几息后,一个方脸小将哈哈地笑了,玩笑地对着封炎说道:公子,末将看着这南怀大公主却是个难得的美人,公子艳福不浅,纳回来当个暖床的也不错。

  他挤眉弄眼,言辞轻佻,引得另外几个与他相熟的将士也笑了出来。

  公子,这议和我们不能退让,美人也可以不退的?另一个皮肤黝黑的小将笑嘻嘻地接口道,带着一点起哄的味道。

  封炎斜了这两人一眼,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却不知怎么地看得其他人心中一凛,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

  莫非他们方才说错话了?!那方脸小将与那皮肤黝黑的小将彼此看了看。

  看来你们是休息够了,去外面跑五十圈。封炎笑眯眯地说道。

  几个将士霎时都笑不出来了。

  封炎没再多说,直接站起身来,随意地抚了两下袍子,就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帐子。

  帐子里再次陷入一片寂静中。

  两个小将傻乎乎地望着那道帘子,还搞不清楚他们到底是说错了什么。

  另一个虬髯胡将士好意地提点道:你们不知道?公子早定了亲了。

  订亲?其中有几个将士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有人疑惑地挑了挑眉,订了亲又怎么样?!

  就是。那方脸小将不解地说道,那什么南怀大公主不过战败蛮夷进献的一个玩物,日后公子给个侍妾的名分就不错了。这什么南蛮子公主总不会奢望她还能做公子的正室吧!

  三四个将士皆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也有两人早就知道封炎定过亲,一个白面无须的将士不屑地说道:再说了,公子那门亲事是‘那一位’赐的,是贵妃娘娘的侄女,说穿了,也不过是‘那一位’用她来监视公子罢了。公子是什么人物,这种亲事他要来干什么!

  赵老哥,一个形容俊朗的青年将士拍了拍那白面无须的将士道,公子的婚事毕竟是他的私事,还容不得我们置喙。

  公子的亲事与这蛮夷公主也没什么干系,也就一个蛮夷公主,公子不要就不要呗。

  就是啊

  你们胡说八道什么?!就在这时,那个中年将士送了两个南怀人离开后,又回了帐子,恰好听到了这番话,再掀开帘子的同时,忍不住出声斥道,那张硬朗的面庞板了起来,不怒自威。

  王副将。其他将士唤了一声,脸上有些惊讶:王副将平日里很好说话的,很少这副样子。

  那方脸小将赔笑着道:王副将,我们也就是随便聊几句。

  其他几人也是频频点头。

  王副将的脸色没有因此缓和下来,反而变得更为严厉,环视帐子里的一干将士道:你们都这么大人,嘴巴也还没个门!

  对于公子的未婚妻,你们知道多少?!什么也不知道,还敢在这里大放阙词?!

  那位端木四姑娘可不仅仅是贵妃家的姑娘而已!

  王副将一字比一字冷冽,一句比一句犀利,反倒让那方脸小将有些不服气,轻声嘀咕了一句:不就是首辅家的姑娘吗?

  王副将冷眼斜了那方脸小将一眼,心里暗暗摇头:真是无知者才无畏啊!

  你知道什么?!端木四姑娘冰雪聪明,天赋异禀,有孔明之才。王副将正色道。

  一帐子的将士们听着都傻眼了,心思难得达成了一致:王副将未免说得也太夸张了吧。

  王副将用一种怜悯的眼神扫视了他们一圈,抛出一个又一个惊人的事实:你们可知道你们手里的火铳就是端木四姑娘造出来的?

  一干将士眼睛微微睁大。

  制造火药的硝石矿也是端木四姑娘发现后,告诉公子的。

  一干将士已是目瞪口呆。

  你们能活着越过黑水沼泽,也是出自端木四姑娘给公子出的主意。

  一干将士惊得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他们没听错吧?!将士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人甚至狠狠地捏了自己的大腿一把。

  除了那些死在火铳下的亡魂,最了解火铳厉害的人大概就是他们这些手持这神兵利器的人。

  他们手中的火铳与现在大盛神机营所使用的火铳几乎是两种东西,后者沉重累赘,需要两人合作;前者轻巧便捷,单人就可上手。

  无论是在南境战场,还是在这南怀,火铳都在战场上发挥出了神乎其神的战力!

  有人震惊,有人赞叹,有人难以置信,也有人还是有几分不以为然,悄悄地交换着眼神,暗道:就算这位端木四姑娘有孔明之才,与公子纳妾又有何相干?!公子是什么人,总不可能连个妾也没有吧?待公子正了名,以后这三宫六院肯定是免不了的

  不过这些话,他们就不敢放在嘴上说了。

  这时,那虬髯胡将士粗声地对着方脸小将二人道:你们两个,公子罚你们五十圈不冤枉,赶紧跑去吧。以后再编排四姑娘,我可就要禀公子去了!

  那方脸小将与那皮肤黝黑的小将皆是灰溜溜地摸了摸鼻子,一前一后地出了帐子,跑步去了。

  封炎虽然从来不端架子,平日里与他们这些下属也都是谈笑风生,但是严苛起来,谁都怕。

  此时已经是酉时过半,夕阳一点点地落下,还剩下西边天际那一抹黯淡的橘红色,眼看着就要被黑暗彻底吞噬。

  使臣赫尔辛和大公主苏娜此刻的心情就像是天色般晦暗,两人已经回到了位于大越城中央的,正向南怀王禀报方才封炎提出的条件。

  赫尔辛低着头,不敢直视南怀王。

  啪!

  南怀王一掌重重地拍在了案头,震得案上的茶杯果盆等等都随之震了一震。

  殿内的那些宫人们吓得噤若寒蝉,一个个敛息屏气。

  赫尔辛!南怀王指着赫尔辛的鼻子,迁怒地斥责道,你是怎么办事的!!

  赫尔辛不敢反驳,头低得更低了。

  南怀王的脸色难看极了,仿佛阴云罩顶般,愤怒之外,更多的是恐惧。

  如今,他们大怀可谓是危机重重。

  都城只有守兵一万而已,这一万还包含了临时从周边几城调来的援兵,即便他有心再从边境或者南境调兵,援兵恐怕也来不及赶到都城了。

  大越城易守难攻,这是地利,正常情况下,他们是可以借此多支撑一段时日等到援兵赶来,偏偏大盛军手上有神兵利器,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而且每每攻城都是疾如风迅如雷,攻下一座城池甚至不用三天。

  他是在几天前才得知消息的,也想过派兵支援其他几城拦下大盛军,可是每一次都晚了一步,只能一次次地把兵力后撤,最后聚集在都城。

  此刻回想起来,还有种犹如置身梦境的不真实感,仿佛眨眼间敌军就兵临城下了。

  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呢!!

  想着,南怀王的脸色更阴沉了,浑身绷紧。

  他们本想借着北境之危一举拿下大盛,谁料现在却反而是偷鸡不着蚀把米,他们大怀反而面临着亡国的危机。

  啪!

  南怀王又是一掌拍在案上,气得额角青筋暴起,怒骂道:历熙宁这没用的东西,他到底是怎么让大盛军偷偷潜进了我大怀!

  历熙宁是南怀派去大盛的北征大元帅,是南怀王的亲信,周围的其他臣子可不敢随意附和,三三两两地彼此对视着。

  一个发须花白的老臣大着胆子出声道:王上,臣听闻他们中原有句俗话,漫天开价,坐地还价。会不会是大盛军的那位元帅觉得吾国给的条件不够好?

  南怀王眯了眯眼,似乎略有几分动容。

  下方的臣子们看出南怀王对这个提议有些心动,便又有一个留着短须的中年大臣顺着这个话题说道:庆平大人说的是。王上,不若如此,除了原来的条件外,再增加一些给那位大盛元帅的好处,给予矿产或者封邑?要知道在中原,那是只有亲王公侯才能享有领地或食邑。

  那发须花白的老臣拈须颔首,然后看向了一旁的大公主苏娜,意味深长地说道:大公主,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您是我大怀的公主,也要多尽尽心啊。

  他这么一说,周围那些大臣的目光就全都看向了站在赫尔辛身旁的大公主苏娜,也包括南怀王。

  苏娜俏脸一僵,心中愈发不快,暗骂了声:庆平这老不死的!

  在他们大怀,也曾出过两任女王,她作为公主,也可以是王位的继承人,可就是这些老不死的以前都反对父王立她为太女,支持她的王弟大王子苏里。

  现在倒好,有用得上她的地方,倒是盯上她了!

  苏娜恨不得一掌掴在庆平脸上,然而,大怀危在旦夕,现在也只能先一致对外。

  母后在世时教导过她,所谓危机,是危险,同时也是机会。

  她可不会平白把王位拱手让给苏里!

  当务之急,她必须先解决现在大怀的危机才行。

  想到那位年轻的大盛元帅,苏娜的樱唇紧抿,心口愈发憋屈。刚刚他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她

  父王,苏娜抬眼对上了南怀王浑浊无神的双眸,主动请缨道,儿臣愿明日再往。

  南怀王心里还颇为宽慰,觉得这个女儿还是知道以大局为重的,眉头稍稍舒展开来,点头同意了:苏娜,你可别让为父失望。

  苏娜正要应声,这时,一个着湖蓝翻领长袍高鼻深目的俊朗少年走了出来,对着南怀王行了礼:父王,儿臣以为要做两手准备,一方面要设法让大盛军的元帅答应议和并退兵,另一方面,不如借此拖延一段时间,同时尽快从大盛南境与边防调援兵?父王以为如何?

  大王子说得有理。庆平立刻就附和道。

  苏娜不动声色地斜了大王子苏里一眼,眸色渐渐阴沉,腰杆依旧挺得笔直,仿若那妖艳的食人花。

  南怀王动了动眉梢,面露思忖之色,显然也觉得长子的提议不错。问题是大盛军会给他们拖延时间的机会吗?

  苏娜看出了南怀王的心思,红唇一勾,接着道:父王,大盛军自打进了广安城一带后,行军的速度就慢了,或是人疲马乏,又或是补给不足了

  南怀王眼睛一亮,身子激动地坐直了,喜形于色。不错,大盛军如今深入敌腹,孤立在他们大怀,他们定是补给有所不足。恐怕大盛那边也想借着和谈来拖延时间

  殿内的那些大臣们也有几分意动,气氛登时变得轻快了不少。

  原本一直噤声不语的大臣们也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各抒己见,仿佛都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外面的夕阳彻底地落下了,殿内殿外都点起了一盏盏灯笼,如那漫天繁星般。

  待到银月自云后探出半边脑袋,殿内众臣就都散去了,纷纷退下。

  也包括大公主苏娜。

  大公主。

  当苏娜穿过一道拱门走上一条无人的鹅卵石小径时,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粗犷低沉的男音。

  苏娜转身望去,一个形容俊朗身材高挑的青年快步朝她走来,青年五官深邃分明,一双碧绿的眼眸似藏着千言万语。

  周围除了他们两人,没有别人,只有那夜空中的银月与繁星俯视着下方。

  碧眼青年在距离苏娜五六步外的地方停了下来,目光灼灼地看着苏娜,似是仰望着他的信仰,凝视着他心中最璀璨的一颗星辰。

  大公主,您不要委屈了自己!碧眼青年紧紧地握拳,似乎在压抑着什么,您可是我们大怀最尊贵的公主!

  我不去,靠你吗?!苏娜不耐烦地打断了他,嘲讽地冷笑道,靠你能保住我们大怀吗?!

  银色的月光柔和地洒了下来,给她身上的那袭白裙镀上一层朦胧的银光,平添几分疏离的冷然,恍若天女下凡。

  碧眼青年怔怔地看着她,露出几分受伤的表情,可是痴迷的目光却无法从她脸上移开。

  苏娜勾了勾唇,望着天空中皎洁的银月,又道:大盛的元帅不仅年轻有为,而且俊美不凡,器宇轩昂,也许只有像他这样的男子才是

  话尾在夜风中消散,苏娜没有在往下说,她又转过身,继续往前去。

  那碧眼青年仿佛三魂七魄丢了一半似的,傻傻地看着苏娜修长纤细的背影渐渐走远,最后消失在黑暗中

  周围更静了,万籁俱寂,只有晚风拂动花木的声音偶尔响起。

  时光静静地流逝,月落日升,天又亮了。

  苏娜再次出了都城。

  这一次,办事不利的赫尔辛没有一起去,使臣团以苏娜为首,带上十数人浩浩荡荡地又一次来到了大盛军扎营的地方。

  诸位大人,我们想求见贵国大元帅!

  苏娜客气地对着守在营地入口的大盛将士们道,微微笑着。

  几个小将兴味的目光在苏娜身上流连了一番。

  今日的苏娜穿着一件修身的火红长裙勾勒出她玲珑的曲线,头上戴着一副以红宝石红珊瑚珠为主的珠冠,衬得她整个人比昨日还要妩媚艳丽,犹如一朵怒放的红玫瑰等着人来采撷。

  确是个难得的美人,与大盛女子迥然不同!几个小将暗暗地交换着轻浮的眼神,带着几分惊艳,几分猎奇,几分戏谑。

  苏娜时常从男子的眼中看到这种惊艳之色,脸上的笑容更璀璨了,心道:这才对,哪像那个大盛的元帅,昨日竟然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其中一个小将不冷不热地说道:大公主在此稍候,鄙人这就去通报大元帅。

  那小将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前去通禀,不一会儿,他又回来了,领着苏娜一行使臣再次去了中央大帐。

  一袭玄色长袍的封炎如昨日般坐在主位的大案后,帐子两边还坐着几个年龄形貌各异的大盛将士。

  见过大元帅!

  苏娜从容地走到了距离大案不过三尺的地方,她带来的人中大部分都候在了帐子外,只有其中四人跟着进来了。

  封炎懒懒地打着哈欠,声音中难掩慵懒,贵主是考虑好了?

  苏娜身后的碧眼青年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打量着封炎,这个吊儿郎当的公子哥就是大公主昨晚所说的大盛元帅?!

  他的心口暗潮汹涌,有嫉妒,有不甘,有愤恨,有审视这样的一个大盛公子哥真的配的上他们大怀最耀眼的明珠吗?!

  苏娜抬眼看着封炎,与他四目直视,正色道:

  大元帅,我昨日回去就与父王商议过了,我大怀为了表示吾国议和的诚意,除了昨日允诺大盛的条件外,还愿赠于元帅一座银矿一座铁矿,三城封邑以及黄金五万两。

  大元帅意下如何?

  她的神态与声音都非常真诚,明亮的眼神中带着胸有成竹的自信。

  据她所知,在大盛只有亲王与那些开国功臣的后代才享有封邑,而且通常是一人享一城封邑,三城封邑就代表把这三城每年的赋税全数奉上,这不止是一种权贵的象征,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可以世袭后代。

  她相信他们这次提出的条件便是大盛皇帝也该动心了,这次和谈想来应该是十拿九稳了。

  然而,封炎没有丝毫动容,他又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你们怀人也太健忘了,我说过,议和的条件只有一个。

  苏娜那双漂亮深邃的眼眸倏然瞪大,美艳的脸庞上难掩讶色。他们已经开出这样优渥的条件,居然还是被拒绝了?!

  苏娜立刻就冷静了下来,眸子更深邃了。

  她早就备好了后招,抬头挺胸地拍着胸脯,又道:大元帅,你看不上这些条件,那我呢?!

  在我们大怀,女子也是有继承王位的权利。倘若我将来登基为王,那么得到了我,大元帅也能得到大怀。

  说话间,她的眼眸更明亮了,仿佛那天上的星辰,妩媚夺目,又带着一点高高在上的倨傲。

  封炎昨天开出的条件是让大怀成为大盛的附属,如果她将来成了他们大怀的女王,那么对方得到了自己,也不就等于大怀就是属于对方的了吗!

  后方的碧眼青年双目瞠大,震惊地看向了苏娜,看着她绝美艳丽的侧颜,神情恍惚,痴迷憧憬眷恋皆而有之,最后欲言又止。

  帐子里的几个小将挑挑眉,脸上露出几分古怪微妙的神色。这要是大盛的公主敢说出这种话怕是要让天下人戳脊梁骨。

  久闻南怀的姑娘与他们中原女子不同,多泼辣强势,在某些家族中,也不乏让女子继承家业的,从今日这位南怀大公主说话行事的架势来看,还真是有点意思!

  封炎随意地把玩着手里的一个小印。

  这是一块鸡血石小印,印纽雕刻成了一只血红色的狐狸,狐狸姿态慵懒,盘成一团,毛绒绒的尾巴挡在脸上,又隐约露出一双半眯的狐狸眼,似乎是半梦半醒,又似乎在窥探着什么,带着些许狡黠些许慵懒些许肆意些许漫不经心。

  那小印在他修长的指间灵活地翻转着,就像是他手指的一部分似的。

  封炎半垂下眼帘,看着那小狐狸印纽,薄唇隐约地翘了起来。

  苏娜一直在留心观察着封炎的每一个表情,还以为封炎被她说动了,半悬的心稍稍落下了一点。

  是了。懦弱无能的男子只敢守成,越是有勇有谋的英雄人物就越是不甘于现状,越是想往上爬,她就不信对方对于她所提出的条件会不动心!

  苏娜定了定心神,下巴昂得更高了,又道:大元帅,我相信以你的本事你的气度,不会甘于久居人下,要是元帅想要得到大盛,我大怀也会倾力相助!!

  两个国家唾手可得,她就不信封炎不动心!

  那些小将们的神色变得更加古怪了,暗暗地以眼神默默交流。这位南怀大公主长得美,口才也不错,这开出的条件连他们都有几分动心。

  哎,真是可惜了。

  偏偏这位南怀大公主不知道大盛本来就是属于公子的,不用任何国家相助!

  若非为了大盛,公子此刻早已经登基为帝

  碧眼青年在短暂的震惊后,冷静了不少,在心里对自己说,大公主会主动提出这些条件都是为了他们大怀,唯有这样的条件才能打动这位年轻的大盛元帅,为大怀争取一线生机!

  没错,大公主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怀!

  这样的条件,对方还拒绝得了吗?!碧眼青年又看向了前方的封炎,双手在体侧紧握成拳。

  ------题外话------

  早上好!

  :。:

欢迎大家访问:黑奇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hpshu.com/book/61457/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