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确定队伍已经没有反对意见的叶伊正式准备回去。

  当然,回去之前,她还要和宋安宁打个招呼。

  “阿姨,好久不见了。”

  宋安宁的表情顿时很微妙:“你是来嘲笑我的吗?忙忙碌碌那么长时间最终却是一事无成?”

  “但是至少你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不是吗?”

  叶伊含笑:“过去的你连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现在的人,起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是为了得到什么才活在这个世上。”

  “确实……”

  宋安宁表情略有沉默。

  叶伊:“人生在世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即使是我,也有不得不和我的仇人做朋友的时候,你能够尽情恣意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本来就比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人都更加幸福。”

  “我不觉得幸福,我想做的事情是杀了你,但是到现在为止,我都连你的头发也碰不到,你就像深藏在我灵魂深处的噩梦,我想杀你,非常非常想杀你,却始终没有机会,一点点的机会都没有……”

  “那是因为你的命就是这样的。”

  叶伊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宋安宁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太久。

  她苦笑着说:“知道吗?听说你居然和紫微真人变成盟友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做梦,第二反应是不可能,第三反应才是——胡说吧!”

  “这确实是个不可思议的决定,对大部分人而言。”

  “但是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以后,我也只能接受。”

  宋安宁说:“表面上我可以做我自己,实际上,我所谓的做我自己也只是自己骗自己,我并不能真正意义上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我的人生还是和过去一样糟糕,我甚至连决定自己的未来的能力都没有!我和紫微真人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不过是从一个笼子跳进另一个笼子,一定要说有什么改变的话,那就是过去,被人强行选择笼子,现在,我自己选择笼子。”

  “你喜欢这样的改变吗?”叶伊问。

  宋安宁自嘲一笑:“谁会喜欢命运被别人握在手心的人生,不过是没有选择也只能做这种可笑的抗争了。”

  “原来如此。”

  叶伊微笑着说:“那确实是个没有选择的选择。”

  “是的,没有选择的权利,却偏偏还要对自己说你很好,我的人生啊,有时真的是个大笑话。”

  宋安宁狠狠的看着叶伊:“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是死也不会和你做同盟的,但是我没有选择的权力,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我只能接受他的决定,被动的,主动的,反正都是要接受!”

  “你辛苦了。”

  叶伊面无表情地说着。

  她不想同情宋安宁。

  因为如果她失败了,宋安宁也不会太同情她。

  宋安宁知道叶伊的想法,苦笑着说:“不管怎样,你现在占据绝对的上风,我是失败者,苟延残喘的活在这里,我真是……很幸福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过分的感觉,大概,等我死了或者你死了,我就知道怎么用语言表达了。”

  “那只能是你死了。”

  叶伊说:“我不是那么容易死掉的。”

  “早就看出来了。”

  宋安宁怨恨的说着:“你比我认识的任何一个人都能活,我最爱的养女,侄子们都死在了你手上,你却还活得很自在很逍遥,你像一个被命运控制着走向的螺旋,不对,你是控制命运的螺旋,我所有真爱的一切都逃不出你的掌心!我真的……好恨……”

  “然而你什么都做不到。”

  叶伊微笑着,重申这个宋安宁不想面对又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宋安宁的心情有点崩坏。

  她说:“对,你说的很对,我什么都做不到,但是哪怕我什么都做不到,我至少能在心里恨你!我恨你,我发自骨髓的恨你!我恨不得杀了你,然后再把你——”

  “再把我怎么样?梦里的话可不能太当真,容易意难平到抑郁症然后自杀。”

  叶伊半真半假地说着。

  宋安宁痛苦地看着现在的世界。

  一起都是那么的不如心意,但是她又能怎么样?

  她最信赖的最有可能帮她杀死叶伊的紫微真人都选择了投靠叶伊,虽然只是暂时的合作同盟关系,但是他们迟早有一天会……

  “我不想活得这么窝囊!”

  “然而你必须活得这么窝囊。”

  叶伊再次提醒宋安宁。

  她喜欢宋安宁现在的模样,充满了不甘心却也不得不接受命运的模样。

  宋安宁其实也知道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挣扎着咒骂一通后,还是低头了。

  “你说的很对,我确实没有任何资格抗争我的命运,现在的一切不幸基本都是我自己找的,但是我就算一切烦恼都是自找,我也不会放弃对你的恨!它已经变成我的生命的一部分,如果有一天,我连恨你都不能,那我会瞬间失去生命的原动力,变成一具行尸走肉。”

  “我知道,所以我并不会强迫你放弃对我的恨意。”

  叶伊说:“恨,在很多时候都是让人活下去的动力,你对我的恨是这样,我对这个世界的感情也源自于恨!总之,我们一起努力加油吧!活下去才是世界的本质。”

  “你说什么?!”

  宋安宁震惊。

  叶伊:“我说,活下去才是世界的本质。”

  “不,我说的是前一句!你前一句说什么!”

  宋安宁瞪大眼睛:“你居然希望我和你一起加油!你是不是……”

  “对啊,我邀请你和我一起努力活下去。”

  叶伊含笑说:“不管我们有多少仇怨,你都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所剩无几的有血缘关系的人,我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所以……”

  宋安宁苦笑。

  “你因为那份淡得连我都不敢相信的血缘关系居然决定让我活下去,而我却因为……因为……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亲眼看着长大的另一个人决定让你去死……我……我……”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宋安宁扪心自问。

  一直以来的坚持都在面临崩塌、

欢迎大家访问:黑奇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hpshu.com/book/61308/1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