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军立即上前赶人。

  杜律连杯茶、连个座都没捞着,就说了几句话,被王壑一顿嘲弄,就被赶了出去,差点撑不住儒雅形象,临去时愕然瞪着王壑,似没想到这结果。

  王壑的眼中生出了情绪。

  有些冷!

  有点寒!

  杜律看着少年略带寒意的双眼,莫名的很不安。

  等杜律被拉出去后,大帐内依然安静,不过众人的目光都如同被牵引一般,落在王壑身上。

  王壑不等他们发问,便主动对两王道:“皇城兵变时,谨言命人拘押了潘子豪的家人。晚辈来此途中,得知军粮被烧,立即飞鸽传书回京,叫人把潘家人都押来西北,为的就是要卖给潘子豪,换军粮。”

  众人:……

  静了一瞬,忽然轰然大笑。

  连赵寅也笑了,气消了。

  方逸生笑道:“果然好买卖!就怕他们不肯买,为了野心和名利,连父母都不要。这在史书上可是有例子的:项羽欲烹了刘邦老父,刘邦不受威胁,还放话要项羽分一碗肉汤给他。而今他们好容易把咱们逼入困境,怎肯拿粮食赎回亲人,使得功亏一篑?这不就派人来试探了!”

  王壑却冷哼一声,道:“我出的价,由不得他们不买!”

  众人都好奇死了——

  什么价由不得对方不买?

  这又不是买东西,若价格实惠,不买的话,错过了赚钱的机会将来会后悔;这是买人!

  买人什么价合适?

  方逸生忙问:“出的什么价?”

  王壑细细解释:“潘子豪的父母五斗米一个,亲眷一斗米一个,所有随他投降的将士家眷一斗米一个。子逸说,他率二十万人投敌,每人按一父一母计算,就是四十万斗米;没有父母的或许有妻儿,每人按一妻一儿算,也有四十万斗米;没有妻儿的或许有兄弟姐妹,我一总折算,最少也有八十万斗米,或许更多。当然,若潘子豪不肯为五斗米折腰,等他家人押到之日,就请王爷以叛国罪在两军阵前斩了他的父母家人。谁让他不舍得五斗米!”

  众人:……

  忽然又是一阵爆笑。

  不过,这次笑的人只有张伯远、赵寅、霍非、方逸生等人,其他不通文墨的军汉们还在翻着眼算账呢,算这几十万斗米粮的账,尚未领会王壑这番话的深意和妙处,因为不知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典故。

  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名垂青史。

  潘子豪不肯出五斗米赎回父母,将被千夫所指,留下万古的骂名;若秦鹏花五斗米赎潘子豪的父母,却舍不得花一斗米赎其他将士的父母,则会寒了军心。

  这个价,童叟无欺!

  秦鹏和潘子豪非换不可。

  明明就是利用降军的亲人要挟,王壑却用的如此绝妙,毫不见血腥味,堪称“文质彬彬”;若跟项羽一样,开口便喊打喊杀,便没这么好的效果。

  方逸生笑得十分开怀。

  他觉得王壑一来,他心情便轻松了,所有的斗争都充满无穷的滋味,不复之前的沉闷和仇恨,令他斗志昂扬,激情满怀,无惧生死,酣畅淋漓。

  这便是年轻人的活力!

  他见其他将领满脸糊涂,便解释给他们听,他们也都懂了,都大笑起来,说:“潘子豪要是不肯用五斗米换他老子娘,那不是猪狗不如?这价钱太合适了!哈哈哈,王少爷果然不愧是梁大人和王相的儿子。”

  又有人问:“军中将士的父母一斗米一个,那么多人,又不住在一块,都押来岂不麻烦?”

  王壑淡淡道:“谁有空押他们来!已传令朝廷,着兵部按名册拿人,以叛国罪论处,先将他们关进大牢,听候处置。对敌人则说:全部正法!”

  这也是为了防范这些人,怕潘子豪传信给他们再行鬼祟伎俩——之前烧毁粮草,不就是这些人么!

  众人都说这样处置好。

  投敌卖国,罪不可赦!

  有人道:“得有个期限。”

  王壑道:“这自然,若不定期限,咱们都要饿死了。再者,迟则生变。所以我令他们明早交粮,敢拖延,就将潘子豪的父母家人押到两军阵前正法。”

  赵寅沉声道:“你这只是缓兵之计,若他们肯买,换的粮食也不过能多撑几天;要想脱困,必须击败安国。你那第二策说‘以攻为守’,要如何攻?”

  王壑忙道:“这个,请容晚辈几天工夫。晚辈还是四年前来的玄武关。这次在京城听说:我父亲出使安国前,曾画了图纸,让忠义公对玄武关进行扩建。晚辈想弄清楚格局后再做筹划,以确保万无一失。”

  他的父母,都非寻常人。

  王府的大门改建都暗藏玄机,更何况坐落西北的玄武关!他坚信父亲不会无的放矢。

  他听说如今的玄武关,前面的瓮城经扩建后,比原主城还要雄伟,若从山顶往下俯瞰,玄武关由南北两座城堡构成,中间是天井一样的大校场。

  这当中有什么玄机呢?

  王壑想探寻清楚。

  在这之前,他不想告诉其他人。如今天下大乱,人们对“忠义”的诠释各说各理,寻常百姓根本不知孰为忠、孰为奸。敌人说他们是乱臣贼子,煽动百姓对付他们,内奸防不胜防,有些事还是别泄露的好。

  朱雀王定定地看了他一会,点点头道:“这个,你问方小子。本王也不大清楚。”

  王壑忙点头。

  玄武王又道:“听闻你与你菡瑶联手,李菡瑶在乾阳殿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承诺:无偿援助一百五十万担军粮、一百五十万套军服,支援北疆战事。可当真?”

  朱雀王也希冀地看着王壑。

  王壑忙道:“真自是真的,不过江南比京城更远,李姑娘支援的军粮怕是要到三四月份。”

  此事,他不敢做任何保证。

  玄武王道:“这说的也是。”

  朱雀王道:“只要我们能挨过这一劫,再有李姑娘的支援,便能逆转局势,反败为胜。先顾眼前——明早交易,你要如何安排?若他们兴花样怎办?”

  王壑道:“晚辈正要跟王爷细说。”

  这是军机大事,不能当众说。

  朱雀王便宣布散了,众将官退下;玄武王又命方逸生安置霍非带来的将士,独留下王壑。

  王壑便如此这般对朱雀王说了一番话。

  朱雀王听得目光炯炯……

  再说杜律,回到玄武关,潘子豪见他这么快就回来了,心知不妙,却忍住不问,忙带他去见秦鹏。

  :。:

欢迎大家访问:黑奇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hpshu.com/book/61295/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