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飞天和尹秋雪听了叶新绿的话,却是彼此相视一笑。陈飞天道:“怎么,你怕了?”

  叶新绿:“当然,这黑灯瞎火的,我一个小女生,心里怕的很呢!”

  陈飞天哈哈笑了两声,道:“其实,就是有人想见你而已。”

  说话间,从两棵树后分别走出一个人来。其中一个高大威猛,不怒自威,双手负后,身上透着远不同于现代人的古雅气质。

  另外一个身材相对矮小,生的鹤发童颜。

  陈飞天先是指高大的那位介绍道:“这位,是我们陈家的家主陈逍和。”之后又指着矮小的介绍:“这位是我们陈家三长老,陈义竹。”

  叶新绿看着陈逍和与陈义竹,问:“你们找我来,有什么事?”

  陈义竹问道:“你就是朱婉心?”说着灵识在叶新绿身上来来回回地探索了好几遍。

  叶新绿有点不耐烦地道:“别探了,赶紧的,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陈义竹眸光一凛。这个朱婉心的话说明她已经感应到了他的灵识,这说明她的实力很可能在自己之上。

  陈义竹转头看向陈逍和。陈逍和其实也用灵识探查了一圈,此时朝陈义竹摇了摇头,意思是,他也没什么发现。

  他们再一回首间,就见朱婉心的手里多了一把奇特的扇子,扇面古朴陈旧,上绘昙花,美艳绝仑;扇骨看不出什么材质,上有镂空雕刻,精致非常,恍若实物。

  不仅如此,那扇上竟散发出幽深静远的昙花芬芳,好似扇面上所绘的昙花是真的一般。

  这扇子,一看就不是当今之物,也绝非凡品。

  尹秋雪已经忍不住惊叹出声:“朱婉心,你这扇子是哪儿来的?”

  她可不会说,这扇子她一见就爱上了,想要占为己有。等会儿家主和长老把这个女生干掉,这扇子就成了无主之物,她跟家主和长老讨要,想来以他们对自己的宠爱,也不会不给。

  【楚河汉界】:“这还真是一群贪婪之辈,嘿!”

  这些神界的观众哪一个不是历经世事,阅人无数,尹秋雪眼中那赤裸裸的贪婪不可能逃过他们的眼睛。

  叶新绿悠然笑道:“你问这扇子是哪来的呀,哈哈!”她一边笑一边将扇子更大地展了开来,那扇面上的昙花似乎开的更大,在这夜晚山风的吹拂之下,竟似绽放出几缕幽光来。

  尹秋雪看的更加唏嘘,不自觉地伸出手去想要将之拿来。

  叶新绿却是扇子一合一挪,躲开了她的手,随即笑问:“尹秋雪,你想干什么?”

  尹秋雪:“你看你,我就是想借来仔细看看,你至于这么抠吗?”

  “行了,闲话少说。”陈逍和开口,“朱婉心,我问你,飞天身上的两把剑器是否被你夺了去?”

  “剑器?”叶新绿说着又将那昙花羽笛扇展了开来,在胸前悠然地摇着,“回想几天前,我在自己的梦里见到一个面容模糊的人,手持两把宝剑,与我的弓相互吸引,便顺势给收了过来。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不是这两把剑?”

  “不错,那正是飞天的剑,绝情和逆天。”陈逍和道,“既然是你拿了,就麻烦你把它们还回来。”

  叶新绿轻轻叹息一声,道:“这话是你们自己说的,但这剑嘛,却是自己飞来的。喏……”说着她将扇柄上的剑形镂空雕刻,“它们就在这里,你们谁能有本事把它们唤回去,那你们拿回它们,我也绝对没意见。”

  陈义竹骇然道:“什么?你这扇柄上的镂空雕刻竟然是……”

  叶新绿不无得意地道:“没错,正是绝情和逆天。那弓形雕刻便是破魂弓。我在梦里,感应到持剑者想利用剑与弓之间的自然牵引力,把我的弓强行收去。

  可惜他学艺不精,不但没能收了民弓,反倒翻来覆去地不停动用这种牵引之法,让我也学会了。这送上门来的宝物,我是不要白不要啊,所以顺手就给收了过来。”

  陈飞天听的好不骇然,惨白着脸道:“这么说,我陈氏一族的祖传秘术并非是你祖上夺去?”

  叶新绿哧声笑道:“哪有那么多祖上?我祖上是谁,我都没听我父母提起过。咱们现在的人,要是光想借着祖上的福荫,那也太没出息了。”

  这话让陈家众人脸色都很不好看。

  “秋雪,把弈灭拿来。”陈逍和沉声道。

  “是。”尹秋雪应道,化出一把古朴长枪来,交给了陈逍和。

  陈逍和持着弈灭神枪,就开始嗡嗡地念诵咒语,正是先前陈飞天在梦中对原主念的那一种。而且陈逍和体内现在的法力流转路径,也和陈飞天当时的法力流转路径一模一样。

  【我是风】:“陈家主想借弈灭神枪,把另外三件神兵给夺过去。”

  【黄泉】:“是啊,不过我觉得他没希望。”

  【野火在静静地烧】:“同意楼上,不但没希望,我觉得他手里的弈灭神枪可能也保不住了。为陈家点蜡吧!”

  只是让观众们有点惊讶的是,陈逍和的这咒声一起,随即在神枪上喷了一口他的舌尖血,叶新绿扇柄上的三件神兵便唰的一下飞起,竟然齐齐脱离了昙花羽笛扇。

  【林子大了】:“哎呀,居然有这等奇效,不会是童子的舌尖血吧!”

  【天热吃冰棍】:“一把年纪了居然元阳未失?厉害了我的家主!”

  叶新绿只是淡漠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幕。似乎对于神兵,无论是得到还是失去,她都不是很在意。

  说起来也是,她又不缺神兵用。盘古神兵虽可增幅她昙花羽笛扇的神通,但她向来不觉得战力要靠这些外物来维持。

  真正的战力在于自身。

  眼见三件神兵脱离了昙花羽笛扇,陈家几人皆是一喜。陈逍和原本难看的脸色也终于稍霁。

  叶新绿悠然地扇着扇子。

  陈逍和却是突兀地脸色又是一变。他感觉,叶新绿那轻摇扇子的动作就像是一条牵引着风筝的线,而三件被他用弈灭神兵拉过来的神兵就是风筝。

  叶新绿摇着扇子,那三件神兵就晃晃悠悠的,又朝叶新绿慢慢地飞了回去。

  :。:

欢迎大家访问:黑奇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hpshu.com/book/61253/1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