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熟悉的生意,夏晴下意识的要挂断电话。

  夏晴想着他们已经冷战许久,按照以前的节奏,裴梓琪不是应该飞来亲自道歉吗?

  没有想到这次他竟然愣是迟迟没有回来,除了发邮件就是打电话。

  这是啥意思?是不是都已经是老夫老妻,所以待遇下降了?

  裴梓琪速度把来意说出去,不然接下来一定是电话挂断。

  裴梓琪:有人发给我请帖,邀请我们去参加他的婚礼。

  参加婚礼?夏晴都不带考虑:不去。

  裴梓琪:是XX风投老大查理的婚礼?

  啊,是他啊,夏晴想起来,这个风投的实力也可以,老板也算可以,就是下面有几颗不是太好的老鼠屎。

  XX风投不是没有数据公司联系,可惜就是对方的态度有点傲慢,让迈克不是很看中。

  问题是,夏晴:他不是接过婚,这次再婚是几婚了?

  几婚?这可是把裴梓琪给绕晕了:我怎么知道,我就是觉得查理给我这份请帖后,还说迟点会和我再次确认。

  啊,发了请帖后还要再次确认?这让夏晴不由得心跳的很快,不会是她想的吧。

  裴梓琪:我想也许查理也是看中数据公司的发展前途,不管如何,我们就当是去参加一个老朋友的婚礼,到时候看情况。

  裴梓琪:如果真的是对数据公司有想法,这也是幸事,如果是我们估计错误,就当是去喝个喜酒。

  这话让夏晴突然警觉了起来:是不是查理发了请帖,其实压根就没有对数据公司有想法?

  毕竟他们之间的关系很是微妙,真的时刻需要注意才。

  裴梓琪无奈,他是真的哭笑不得:你可以问振荣,请帖是他拿到的,他知道。

  夏晴:我怎么知道他是否会帮你说话,你要知道在我哥的心里,我这个妹子啊,是真的没有你地位高。

  夏晴想想就觉得哀怨,自己明明是妹子,只要他们吵架闹矛盾,张振荣他们都会觉得是不是她又矫情上了。

  就拿这事来说,也许一开始张振荣站在她这头,觉得裴梓琪太过分了点,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指不定就会觉得这个妹子是不是太矫情了点。

  媳妇这么想,他也没有办法,不过他是不会这么退缩的。

  反正参加合作伙伴的婚礼,也算是过了明路,不管如何他是一定要出席的。

  裴梓琪突然很有气势:我婚礼前两天会飞来,然后我们一起出发。

  夏晴无奈的撇撇嘴:成吧,你都决定好了,我能咋办。

  夏晴这时候才想起都没有问结婚的日子:对了,何时结婚。

  裴梓琪也是只顾着通知夏晴,请帖都没有认真看,拿出请帖看了下后,不由得挑眉。

  裴梓琪:就是这个月二十号。

  啊,不会吧,夏晴惊呆了,一般这样的大人物结婚,都是提前很早开始安排,请帖不说会提前很久,起码会提前两个月发出去,这样才方便朋友和合作伙伴安排时间。

  哪有这么着急发请帖的,除非只有一个情况,那就是原来压根就没有打算邀请某人,后来发现不对,才补发。

  夏晴想到这里,乐了:你的喜帖不会是后面补发的吧。

  裴梓琪压根就不在意这些,之前是压根就没有注意,给夏晴这么一提醒后,心情也是变的不是太愉快起来。

  虽然平时大家往来不多,结婚既然刚开始就没有通知,那现在也没有必要通知。

  裴梓琪在心里可是给查理狠狠的记上一笔账,“哼,希望你是真的为了数据公司的事而来,不然的话。。”

  不然就没有以后,但是查理是个面面周到的人,应该不会来这么一个突然袭击,而且数据公司的名声,也不是最近两天才冒出来。

  不是都已经把路子走到张振浩那边,说明盯着的人不是一般的多,就查理那个老狐狸,没有道理会放弃。

  能够让张振浩称为鼻子超级敏锐的狼,就知道这人的判断力和行动力,还有吸血吃肉能力不差。

  裴梓琪想知道为何查理会到现在才通知他去参加婚礼,难道是真的因为属下没有和迈克搭上关系,看到下属失利,所以查理这个老大才会出马,利用的是自己结婚这个原因?

  裴梓琪对这些情况是真的不了解,也没有时间去打听八卦,当然是把这个任务交给张振荣。

  张振荣对着数据,是看的各种眼花缭乱,听到裴梓琪找,以为是问进度,可把他给吓的半死。

  难道是来催进度的?这可是把张振荣给气的半死,如果可以他也想速度快点,可是很多事真的不是他可以控制的。

  等他知道裴梓琪托付他的事后,他惊呆了,“啊,这事,你竟然让我去打听。”

  “不是你去打听,难道是我?”裴梓琪手不停的往电脑上输入代码,语气很是冷酷。

  啊啊啊,“我也忙。”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忙啥。”

  “那个数据好像又出了问题。”比起去问查理会这么突然结婚,他更乐意核对数据,张振荣也就不在意把本来不想说的事说出来。

  “数据出了问题,你这么心急去查,也不会查出啥。”裴梓琪处理这种事,早就已经很拿手,“你可以去打听下情况,然后再回来看看,也许就会立马发现问题出在哪里。”

  “你现在脑子是乱糟糟的。”

  “相信我。”裴梓琪抬头看向张振荣。

  唉,张振荣能咋办,当老大的都这么说了,他这么一个小喽啰当然是只能听。

  “不对啊,你不能从网上查?”张振荣突然脑子一亮。

  “查理可是一个花花公子,他的感情和他的业绩一样有名。”

  “他可是小报最喜欢追逐的人物,应该会有点蛛丝马迹。”如果是个低调的富豪,还真的不可能从网上知道点啥,可是查理这样的人,真的不缺新闻。

  裴梓琪无语的抬头看向他,“你当我傻?”

  “如果可以从网上查到这些消息,我还要你去问。”

  “就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裴梓琪也以为很容易就可以查到一些消息,没有想到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有,如何不让他惊讶。

  啊,不会吧,张振荣的嘴巴也长大,“怎么会这样?”

  “这不符合查理的个性。”

  “难道是受了打击?”张振荣知道这下子他必须要出去打听。

  不过应该去问谁,张振荣没有点头绪,唉,你说这事怎么就会交给他,他哪里知道,等等,他想起了一个人,可以问张振浩。

欢迎大家访问:黑奇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hpshu.com/book/61250/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