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凝思是因为天生聪明,所以提前一年上学,读的高二。

  而江凝思的龙凤胎弟弟江非淮,还在读高一。

  对于高二发生的事情,他暂时还不知道。

  等到知道的时候,已经是晚自习下课。

  原本,他的打算是,直接让家里的车开回去,不带东姝。

  结果,上车的时候,发现东姝已经在副驾上坐好。

  “江绾,你真是好的很。”江非淮上来便想动手,结果车内空间小,影响了他的施展。

  一拳头直接打在车座上,自己手还打疼了。

  江非淮眉头猛的就紧拧了起来。

  江非淮长的不算高,相比江凝思发育的特别快,江非淮似乎发育就迟缓一些,身高刚刚过一米七,整个人瘦巴巴的,长的也不如江凝思那么顺眼。

  他的长相与江父肖了七分,江父长相只能算是还可以,没什么亮眼的地方,但是也不丑。

  这个时候,眉头一拧,凶巴巴的,倒是跟原主的那个渣爹,带着几分相似。

  刚动手,便直接打错了地方,江非淮气得咬了咬牙。

  结果,这个时候,江凝思过来了。

  江凝思一看就是哭过了,眼睛也红了,整个人看着弱小可怜又无助。

  高三的季疏风过来送的她,看着她上了车,这才不放心的站在原地盯着看了一会儿。

  落在江凝思身上的目光,温柔缱绻。

  东姝侧过头看了一眼,这是江凝思正儿八经的男朋友,如今便已经在一起的早恋对象。

  季疏风。

  据说是咸城季家的二少爷。

  相比江家,季家的家财可是更丰厚,地位也更高。

  能跟季家二少爷在一起,江凝思原本就是骄傲的,江家也乐见其成。

  原主死的时候,这两个人刚订了婚。

  季疏风长的还算是不错,哪怕如今不过高三,却已经有一米八的身高,身形挺阔,眉眼还带着几分凌厉。

  面上虽然还带着几分青涩,不过更多的还是偏向于成熟。

  季疏林属于那种冷硬俊朗的少年。

  东姝之所以侧过头看了一眼,是因为刚才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血红飘动的字体。

  me。

  这是季疏林头上的字。

  什么意思,暂时未知。

  东姝也没兴趣。

  原本季疏林还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小女朋友,心里满是心疼。

  结果感觉到东姝的目光之后,眉眼却是猛的犀利了起来。

  换成是原主,估计要被这样的眼光吓死了。

  季疏林相比同龄人要成熟很多,这样的眼神也确实唬人。

  只是对于东姝来说,这样的眼神,就是看着还挺凶,其实真没什么用处。

  淡淡的扫了一眼,便收回目光,对于季疏林凶狠的眼神,心里想的也只是……

  这也是江凝思的靠山之一,想要让他们日子不好过,这些利牙就需要全部拔掉。

  季疏林,季家……

  东姝在心里动了动,自己如今知道的有限,原主知道的就更有限了。

  不过不急,慢慢来。

  再厉害的牙齿,那也怕老虎钳,真敢咬上来,一钳一个,保证钳到牙除,见血见肉。

  江凝思难受的不想说话,看到东姝之后,也只是恶狠狠的看了一眼。

  不过她不急的,等到回了家里,那就是他们的主场。

  东姝算个屁。

  对于他们的这些想法,东姝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没准备能直接正面开撕?

  东姝有一百种方法,可以将自己摘干净了,再将江凝思推到万劫不复的深渊去。

  但是,那多没意思啊。

  原主心里的怨啊,恨的,不当面撕,又怎么能除去?

  所以,来啊,正面刚,谁怂谁孙子。

  三个人坐在车里,气氛微妙,江非淮虽然也想动手,不过想了想,回到家里,就是他们的主场。

  东姝?

  不过就是个蚂蚁罢了。

  司机不多说话,他感觉到了气氛的微妙,但是他就是个司机啊。

  江家住的地方是在咸城的一处别墅区,虽然不是咸城的富豪区,但是能买起这边的别墅,也已经是特别厉害的。

  不得不说,江父虽然是个渣爹,但是这个小人在商场上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三个人下车回了家里,一回到家,江凝思便扑到坐在沙发上的涂心玲怀里,哭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

  江非淮也跟上前去,一边走一边添油加醋的说着今天的事情。

  他虽然是听说,但是也听的差不多了。

  江家的别墅是双层,一楼除了客房,餐厅,厨房,便是一个大的客厅。

  客厅布置的很温馨,很漂亮,漂亮的吊灯,从二楼的棚顶,一直延伸到了一楼。

  将整个一楼客厅,照的特别明亮。

  涂心玲一看江凝思哭成这样,心瞬间就疼了。

  再一听江非淮说的话,眉眼猛的闪过一丝狠毒。

  小三上位,她已经多少年没听人说过了。

  她当初上位手段是不怎么光明。

  但是她也不是没给江家带来好处,如果不是当初有她家的资金帮助,江元能这么快就起势,成就如今的家业吗?

  被别人说还好,可是被东姝这个手下败将的女儿说了,涂心玲顿时就不爽了。

  客厅里不仅坐着涂心玲,还坐着江元,这个原主的渣爹,还有……

  江非眠。

  原主的亲哥哥。

  江非眠如今还在读大学,不过已经是大四开始实习了,所以空闲的时间很多。

  如今天冷,又快到期末了,所以他回来拿些衣服,正好就赶上今天的事情。

  他比原主大五岁,父母离婚的时候,他不可能没有记忆。

  可是饶是如此,人家还是认了小三当自己的母亲,还护着继妹。

  对于原主这个亲妹妹……

  不求他偏爱,也不求他关注,但求他不害。

  可惜……

  原主最大的噩梦,就是这个亲哥,一手让人去办的。

  如今,他一身清冷的站在沙发后面,看着江凝思哭的可怜,脸上也露出了疼惜。

  江非眠与江非淮都肖父,两兄弟的长相,虽然不是复制粘贴,不过也是差不多。

  东姝走在最后,冷眼看着这所谓的一家人。

  听着江非淮在那里,时不时的就暴怒之下,骂一句什么。

  看着江元眉头越来越紧,看着江非眠面色越来越冷,听着江凝思哭的越来越厉害。

  东姝在这一刻,似乎能感觉到,原主心里的悲哀。

  微晃的灯光中,是江非眠头上血红的大字在那里不停的飘动。

  mre。

欢迎大家访问:黑奇书坊
本文地址:http://www.hpshu.com/book/61172/2956/